不過,射手座的我,瘋過一陣就平靜下來了!我再仔細想想。待會反正要去八朗學找黃大叔,

不如問問他身上有沒有多帶人民幣,搞不好可以跟他換。不然也還有傅先生和環球小姐ㄚ,他們都

住那邊。再不行的話,就去中國銀行碰運氣囉!據說拿護照和信用卡去,還是可以預借現金的。﹝

原理就像是中國銀行先借我一筆錢,再向我的信用卡公司請款。我想,應該行吧?!﹞再不然,跟

馬老大借好了‧‧‧‧﹝我瘋了!﹞講完這些方法,我叫朋友別急了,反正急也沒用,就看著辦吧

!現在不如來吃泡麵。朋友說他吃不下,其實我也吃不下,那就算了,煮個熱水來喝吧!我拿著放

在客廳的水壺,到外面去裝水,再把電湯匙放進去。然後就開始一件件數我的戰利品,順便把藏服

給穿上。朋友叫我也穿上他買的那件外套看看。等我穿戴好所有衣服時,已經腫的不太方便行動了

。可是朋友卻說我這樣穿,真的很像西藏人,朋友叫我給他拍張照。所以我又想出了好方法。明天

回來以後,就穿這樣到八角街去站著,叫朋友去找外國人來跟我拍照,一次五塊好了!我們就這樣

一路靠拍照賺錢回廣州吧!!哈哈哈哈!!又是笑中有淚‧‧‧‧哈哈哈哈~~~

 

 

      搞笑完,我們的熱水還沒滾,我一看才發現,因為電湯匙太長了,所以中間發熱的地方根本碰

不到水。﹝水壺裝滿也碰不到中間的地方。﹞我們倆個想不透為什麼會這樣,那個老闆還說,這隻

一定可以,只要放下去一定合。我們倆思索著他的話‧‧‧‧然後看到熱水瓶‧‧‧‧終於懂了。

因為我們這一路上看到大陸的熱水瓶,都是很大一支的。蓋子是用軟木塞蓋的。可是真的很保溫耶

!在青藏公路小吃店的熱水瓶也是這樣。前一天晚上倒進滾熱的開水,隔一天早上打開,還會冒煙

呢!原來這隻電湯匙本來就是要放在熱水瓶裡直接加熱的。﹝國情不同嘛!台灣那來那麼大的熱水

瓶和那麼長的電湯匙呢?﹞於是我們把電湯匙放進熱水瓶,它正好就是整隻可以擺進去,而且還不

會掉進去。因為手把就正好做的可以卡住瓶嘴一樣的大小‧‧‧‧什麼叫做天作之合!!天ㄚ~~

 

 

8月12日

 

      這時外面的大門突然開了,一個女人往客廳走來‧‧‧‧我被她嚇了一跳。不過朋友馬上就認

出她是屋主,跟她打個招呼,順便說一下我們今晚不會在這裡睡,明天下午才回來。她只是叮嚀我

們要把門鎖好就行了,然後就出去往二樓走了。

 

 

      既然屋主已經回來了,那我們就早點出門好了!把燒好的熱水倒進朋友的小熱水瓶,收拾一下

我們堆放的行李,就出門去找黃大叔了。因為我是個非常怕冷的人,所以我不但是將所有衣服都穿

在身上,﹝一件毛衣,加一件皮衣,還有一件短袖和一件長袖的 T─shart。﹞還加上冬季的藏服

﹝很厚,一件大約有三公斤重。﹞,和朋友的外套,還有在這裡買的大圍巾,﹝它大的幾乎是半條

毛毯的長寬了。﹞還戴上帽子。﹝事實上我隨時都戴著帽子的。﹞總之是能蓋住的地方,通通蓋住

了。不過這樣子使的我變的有點像機器人一樣,行動很慢又很硬!可是我‧絕‧對‧絕‧對‧不要

再捱冷了!即使是看起來很笨也無所謂。果然,這種包粽子穿法使我一走到街上,完全不覺得冷。

哇哈哈哈~~

 

 

      搭車到了八朗學,已經是AM1:00了。不知道黃大叔睡了沒?他的房間號碼是207。﹝是四個

人一間的房間。﹞敲敲門,大叔來開門,他已經在睡覺了。不過他見到我們,還是很熱情的叫我們

進去坐。他一見到我們,先把我們倆讚了一頓,說我們很可愛,很入境隨俗。看我們全套的藏服就

知道了。然後他說介紹朋友給我們認識。靠窗那兩床的朋友是南京人,一男一女,還是南京大學的

學生呢!不過他們倆明天就去珠峰了。﹝珠峰= 珠穆朗碼峰,也是大陸的最高峰。﹞男的還在弄他

的攝影器材呢!看起來很專業的樣子,腳架、廣角鏡‧‧‧‧稍微點頭打個招呼後,還有一位小姐

正在睡覺。黃大叔說,再讓她睡一會兒,等會兒再叫她起來。因為她也想去看天葬,大叔就把位子

讓給她囉!我想起來換錢的事‧‧‧‧變的有點支支晤晤:「黃‧‧‧‧大叔‧‧‧‧是‧‧‧‧

這樣的‧‧‧‧我們‧‧‧‧身上‧‧‧‧」黃大叔居然接口說:「你們要借錢嗎?沒關係啦!大

家都是出外人,你們要記得還我就行了!」天ㄚ!大叔真是個好人。我們才認識不到一天,他居然

就這樣相信我們,願意幫助我們,真的是太令人感動了。感謝上帝!不過,因為我們倆從一開始,

跟大叔講話就沒大沒小的,所以聽到他這麼說,還是要開一下玩笑。

「真的嗎?那借個十萬八萬的來花花~~喂!待會兒留假電話和假地址給他!」朋友開他玩笑。

「當然囉!」我也附和。

「十萬八萬我就沒有啦!一兩萬我還借的起!」他老大居然還很認真的說勒~~我趕緊解釋一下,

我們只是想換錢啦!還好黃老大說他可以換給我們,問我們急不急?我們想一想,還是明天再換好

了。

 

 

      差不多該叫那位小姐起床了。這位小姐姓蔡,是潮州人。她起來後看看時間還有半小時,就開

始削起蘋果來吃了。我們和黃老大繼續聊天一邊等時間。大叔說明天兩個南京人走了,我們要不要

來這裡住?要的話,他幫我們留位置ㄚ!這邊一天才Y$25而已。哈!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呢!我們

倆趕緊叫大叔幫我們留位置。已經在缺錢了,當然省著點好!聊著聊著,蔡小姐突然說,你們說的

台語,我聽的懂耶!哇!我們都嚇了一大跳!還好沒說她壞話!後來我聽到蔡小姐講電話的時候,

我才了解,原來潮州話幾乎就像是廣東話加台語混著說。例如她說:你問佢啦!你問兩個字是台語

發音,佢則是廣東發音﹝佢就是國語的"他"的意思。﹞,啦則是國語發音。哎呦~~聽她講話我都

快瘋了~~

 

 

      時間差不多要到了,大叔說要送我們下去。到了門口,一輛登山車已經在門口等了,還有一位

焦南小姐也已經到了。焦小姐就是打電話來,說要跟我們一起去的人。既然大家都到了,我們就出

發了。先到饒河街住的旅館去接他後,我們就往郊外開去。

 

 

      為什麼是在這時候出發呢?因為直貢寺離這裡大約有五個小時的車程。天葬據說都是在天剛亮

的時候開始舉行,所以一定是凌晨出發的。朋友和饒河街一同坐前座,我則坐在司機正後方,蔡小

姐坐中間,焦南就坐最旁邊囉!一開始,大家還會聊聊天,我們互相介紹自己的名字,聊一下職業

。焦南是北京大學的學生,令子則是唸廣州大學的。﹝蔡小姐叫我們叫她令子,不知道是綽號還是

名字!﹞司機朗杰是吉林人,不過五歲以後就搬到拉薩來了。他沒有唸書,也不認識字。不過趁拉

薩的旅遊旺季時﹝七、八月真的是旅遊旺季呢!﹞替人開車,也能賺錢。稍微聊過天後,大家就沉

悶下來了。我看著黑漆漆的窗外﹝其實什麼也看不到。﹞,內心真的很興奮。想想兩天前的這時候

,我還在青藏公路上擔心給大卡車壓扁呢!現在居然可以順利達成我來這裡最想要的目的。想著想

著‧‧‧‧又睡著了,又流了很多口水在圍巾上‧‧‧‧還好醒來時,大家也都睡著了,沒人看見

!之所以會醒來,是因為車子開始走上十分顛簸的山路了。噢!sorry!那不能叫路。你看過一大

堆像河床上的鵝卵石分佈的密集程度的大小石頭全堆在山坡地上嗎?從AM3:00開始,我們就一直

開在全都是石頭的〝類似〞山路上。﹝這下瞭解了為什麼來的會是一輛登山車了吧?!﹞喔!晃的

我頭好痛。這不是形容詞,我是真的又頭痛了起來,尤其是後腦勺的地方。哎呦~~就像是高山反

應的那種頭痛又回來了~~不過現在也沒藥,講出來也沒人能幫我。那還是自己忍耐好了!我忍著

痛,看著前方的路況。這才發現,車子一直是在爬山沒錯,可是一邊是山壁,一邊是懸崖。山上是

完全沒有一點亮光的。高高低低,凹凹凸凸的石子路又忽寬忽窄。窄的地方只容的下一輛車能經過

的寬度,朗杰開車的速度又不算慢,真是嚇死人了。

 

 

      突然之間,我覺得在這車上的人都瘋了!對!我們都是瘋子。想一想,這種事情在台灣怎麼可

能發生呢?一條根本沒路的山路,一個完全沒有路燈的山區,加上一個完全不知道他開車技術好不

好的司機,我們為什麼會相信他?對我這個疑心病重的死台灣人來說,我們根本就是把命都交給一

個陌生人了,不是嗎?真奇怪,那麼多人跑到西藏來遊玩,其實是冒著生命危險的,不是嗎?我突

然想到馬老大昨天早上來叫我們起床時,還跟我們說他的同伴也開了一輛車,拉客人來拉薩。誰知

道後座的一個客人可能是經過唐古拉山的時候,心臟負荷不了,連叫出聲都沒有,就‧‧‧‧那個

了。坐旁邊的人還不知道,以為他是睡著了,到了拉薩叫不醒他,才知道那個人已經死了‧‧‧‧

多恐怖ㄚ!難怪馬老大一直說我們是花錢買罪受。每年總是有好幾個人是在來拉薩的途中死掉的,

為什麼我們這些遊客愛來呢?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過,我現在倒是清醒著盯著路面看,要死也

要有心理準備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朵莉絲 的頭像
朵莉絲

someday 有一天我會.....

朵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