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以下內容千萬不要在吃飯時間時觀看。

害怕知道天葬內容的人也請跳過!

******************************************************************

 

      首先迎接我們的山路上,充滿了大便,而且是人的大便。天ㄚ!這些喇嘛都是在路上大便的嗎

?我真是噁心的快吐了,儘量控制我的腳,不要踩到那些大便。但我的藏服長到正好碰到地面,我

還得拉起藏服,才能不讓衣服碰到大便!一開始大便之間的間隔還可以容納我一隻腳掌的長度,但

是越走越多大便,我已經變成用跳的了。還是不行,太多的大便阻擋在路面上,我只能改變戰略,

只踩一些乾掉的大便,那些看起來很新鮮的大便當然就千萬別踩到。一邊走一邊安慰自己:沒關係

,只是鞋子踩到而已,不要太害怕。

 

 

      過了大約有一百公尺的大便路後,才開始真正往上爬。說是〝爬〞還真不為過,這山路的坡度

大約有6、70度,簡直是把我們當成那些能在斜坡上吃草的小羊了嘛!我的老天ㄚ!我本來對於爬

坡就十分的不在行,還得爬這麼陡的坡,我真的不行ㄚ,速度越來越慢。看著朋友的背影,他沒發

現我離大家越來越遠了。可是剩下我一個人,我又越來越怕,我老是怕我會一個不小心滑下山。加

上平時沒有運動的習慣,現在已經喘的快來不及呼吸空氣了。這是第一次,我覺得這裡空氣稀薄,

無論我用嘴巴吸進多少空氣,我都覺得沒有氧氣。可是我不想落後太多,只得要自己持續的移動腳

步。總之不要停,我知道我一停,我就要看不見他們的去向了。

 

 

      山路上有台拖拉機開始往上爬,但它走的是底下比較緩一點的路。拖拉機上載著那兩個小包包

。本來看到拖拉機的時候,還想說要叫他們載我一程,看到紅白包包也坐在上面,那就算了,我還

是自己爬吧!

 

 

      我聽到自己喘氣的聲音,因為耳鳴的關係,所以自己都快被吵死了。可是不管我怎麼努力,所

有人的背影,還是無情的越走越遠。我很難過,因為我吸不到空氣,我覺得我缺氧的太厲害了,一

定要停下來休息一下。身上的東西都變的好重,藏服很重,背包很重,還有朋友的背包,也在我身

上,壓的我好累、好喘。好像我一邊爬,一邊得承受全世界的大氣壓力,都壓在我身上。我的後腦

勺好像也因為缺氧,又開始痛起來了。我心裡也覺得有些難過,朋友居然都沒有停下來,看一下我

有沒有跟上,就那樣自顧自的走‧‧‧‧休息了大約五分鐘,我又開始往上「爬」。走了十幾步後

,才見到朋友站在前面張望,我對他揮了揮手,他點頭表示看到了,我慢慢地往他的方向爬。看到

有人在等我,起碼安心點。﹝原來我錯怪他了。﹞跟朋友會合後,我告訴他,我的頭很痛。朋友笑

我是得了平原反應,比這裡高的地方我不頭痛,為什麼在這裡反而痛呢?朋友把自己的背包拿回去

背,陪著我慢慢的往上爬。

 

 

      十分不容易地終於爬到山頂,我們見到大伙兒都在某一處聚集,我們也就靠過去了。這個山頭

幾乎平坦一點的地方,全都拿來做天葬用了,用木柵圍成一塊塊的天葬場。我們則圍在今天要舉行

天葬的那圈木欄的入口。還好,還沒開始。大家都就地坐下休息,有些人則忙著拍照。因為在這個

山頂上盤旋的烏鴉真是大的不得了,大到我以為是禿鷹。我指著在草地上的烏鴉,對著朋友說:「

看!好大一隻禿鷹喔!」朋友則指著在天上飛的一隻,雙翼打開約有一百五十公分左右的鳥類問我

:「那你想,那是什麼東西?」我仔細一看,咦?天上飛的那個是禿鷹的話,那下面這隻是啥?Oh

!My God,連烏鴉都長的這麼大隻喔?!嚇死人喔!

 

 

      我趕緊拿出相機,管他天上飛的、地上跳的,全都拍了下來。這些禿鷹盤旋在山頭上,好像也

知道待會兒有東西吃的樣子,不斷地見到從四面八方飛來的禿鷹,還有一些烏鴉也來湊熱鬧。一個

喇嘛來開門,告訴我們可以進去了,而他就站在門口收門票。我們倆繳了門票後,踏進天葬場,但

是令子要怎麼進來呢?才一想到,我就見到已經進來的令子。我問她怎麼進來的?她說她指著前面

說:「我的票在朋友身上ㄚ,可是他已然進去了。那,就是那個ㄚ,那個ㄚ‧‧‧‧」就這樣混進

來的!哇!我和朋友都目瞪口呆的看著她。真厲害!

 

 

      走進天葬場,首先見到的是地上一個用石頭砌起來,一個類似太極的圖案。太極的一半是用石

頭堆成,另一半是土,土的這一邊有兩個大的木頭圓柱。我見到三個天葬師,其中一個正在天葬場

的邊邊一個大型石堆裡,點燃那些放在石堆裡的乾草。我不知道那些是什麼草,不過一點燃,那些

草發出一種濃郁的,說不出是什麼味道的味道。我想應該是為了要壓制待會兒屍體的味道吧!另外

一個天葬師則是在柱狀木頭上,磨著一把很長的刀子。兩個包包已經放在太極圖案的石頭上了。大

家走近這個圓形太極,自己找好位置,等待著儀式開始。

 

 

      太極圖形的另一邊,是一大片草地。一個天葬師站在那兒吹哨子,哨音長而悠遠。不一會,剛

剛還在天上轉圈的禿鷹,全都乖乖地飛下來,停在草地上。哇!這一數,起碼也有上百隻禿鷹吧?

!每隻都很大。上百隻的禿鷹把草地擠的滿滿的。牠們不斷的在躁動,一會兒打開翅膀,一會兒跳

來跳去。不過,依舊乖乖地待在那片草地上。如果不是早就知道,禿鷹只吃腐肉的話,親眼看到禿

鷹長的那付兇悍模樣,我還真是擔心牠們衝過來吃我勒~~~

 

 

      你知道天葬的過程嗎?在我還沒查閱書籍前,我也跟大多數人一樣,以為就是把屍體放在山上

,任由禿鷹吃。後來才知道,原來不是這樣的。因為藏人是非常重視天葬的,所以有固定儀式和程

序。屍體一定要給禿鷹吃完不可,所以要先將屍體切片。首先一定是由下至上,所以會先切腿,再

慢慢往上切。所有肉都被吃完後,剩下的骨頭要搗碎,再加入青棵粉,和成泥狀,再給禿鷹吃。總

之就是把人吃的越乾淨越好。他們相信這樣,死者才能上天堂。所以‧‧‧‧待會兒的事情,請您

最好不要在吃飯時間看‧‧‧‧

 

 


      一位像是「工作人員」的藏人,對著我們大喊,待會兒開始天葬,絕對禁止拍照。然後,開始

有人打開紅白包包,我屏息以待。那個人就地開始將塑膠袋一層層拆開。最後看到,死者原來是呈

現彎腰抱著自己的雙腿,頭靠在膝蓋上的姿勢被包起來的。當包包被打開最後一層時,一股屍臭味

猛烈的傳來。哇!所有人全部往後退了一大圈。不過,趁著大家退後時,我和朋友才有機會擠到前

面去,因為我不想錯過任何一個畫面。這個死者是一位女性,身體已經發黑,黑的不太像人會有的

顏色了。﹝當然,她沒有穿衣服。﹞她的小腿上有些血跡,但是並沒有傷口,所以我有些奇怪,因

為她就是剛剛大家以為已經切好的紅白包包。現在她是面朝下的擺放在石頭上。另一位白色包包打

開後,是一位男性,也是以同樣姿勢包裹起來的。他被打開後,屍臭味更加濃烈。一旁的「工作人

員」雖然拼命的在燒草,可是還是抵擋不住可怕的屍臭。我正在給自己心理準備,待會兒開始切人

肉時,有可能會看到腸子、胃、心臟之類的東西,千萬別嚇到。因為聽說有遊客一見到天葬師開始

切肉,就暈倒的事情,我可不想這麼丟臉。

 

 

      剛剛磨刀的那位天葬師,拿著那把長約四十公分,已經磨的光亮光亮的刀子,往太極的中間走

過去,他的左手還拿著一支很長的勾子。先走到男屍的腳邊,一下手,勾子插進男屍的小腿肚,往

上一拉,刀子順勢便切下小腿肉。並沒有很多血流出,可能血已經有些凝結了吧?這一刀下去深可

見骨,肉的顏色則是呈現紅黑色。老實說,那也已經不太像人肉的顏色了。切下一片小腿肉,勾子

往旁邊的石頭上一甩,肉掉在石頭上。天葬師再移了一下位子,勾子再次插進大腿,手起刀落,再

將大腿肉切片,加入蔥花、大蒜、辣椒等調味料‧‧‧‧Sorry,寫的太順了。大腿肉瞬間又黏在

石頭上了。我心裡想著,最恐怖的要來了,待會兒不就要切到肚子那邊了嗎?正當天葬師開始要切

臀部的時候,在一旁盯著的禿鷹們,居然忍不住地衝了過來。一兩隻帶頭,沒兩秒鐘,所有的禿鷹

都衝進太極圈圈裡,開始啄食。天葬師好像也懶得趕牠們了,就自己從禿鷹群中擠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朵莉絲 的頭像
朵莉絲

someday 有一天我會.....

朵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