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8月14日

 

      AM7:00我已經醒來了,打算叫朋友起床,但是朋友用棉被蓋著頭,跟我說他肚子痛。嗯~~

沒辦法,只能讓他休息‧‧‧‧那麼今天該做什麼好呢?我回到床上繼續我的大頭覺。AM9:00朋

友把我叫醒,跟我說他肚子不痛了,但是我倒是一醒過來就頭痛,而且痛的厲害。其實來到拉薩後

,我一直都會斷斷續續地頭痛。有時輕微一點就不理它,過陣子就自然不痛了。有時痛到不能走路

,我必須用力按著我的後腦勺,才不至於要朋友等我。但是今天太痛了,我決定吞一顆黃大叔留給

我的「安乃近」﹝頭痛藥。﹞。過了三十分鐘,也不知道是自然好的,還是吃藥好的,總之我終於

不痛了,我們兩人可以出門了。不過現在才要去日喀則似乎又太晚了‧‧‧‧那麼先去吃早餐吧!

我們倆記得大叔說過,這邊走出去有一家賣稀飯的很好吃,醬菜隨你配,才一塊錢。嗯!去找找看

 

 

      找了半天只找到一家賣稀飯的,可是看來跟大叔形容的差很多。管他的,就進去吃吃看吧!我

們各叫了一碗稀飯,合吃一根油條。然後,就沒有東西可以配了。這裡沒有醬瓜,也沒有菜圃蛋,

當然也不要想要有肉鬆。救命啊!我還真沒吃過什麼都沒得配的稀飯耶!配半根油條吃稀飯,不鹹

不甜,什麼味道都沒有,害得我一點胃口都沒有。

 

 

      吃完了早餐,我們繼續沿著北京東路走。記得前面一點有一家藥局,我要去買藏紅花。藏紅花

是西藏的特產,做為中藥用。﹝但是台灣海關是不准帶這個回台的,所以‧‧‧‧我這個老媽居然

要我做違法的事‧‧‧‧﹞我們剛到拉薩時,就看到很多藏民在沿街叫賣藏紅花,天山雪蓮之類的

,可見這兩樣東西價錢一定不錯。不過當時馬老大叫我們不要買街邊的,那些不是劣質品就是假貨

,要買就去藥局買。所以囉!就去藥局買吧!

「小姐,你們藏紅花怎麼賣?」

「我們有一克八塊的,還有一克十二塊和一克二十塊的。」哇!這麼貴?一公克二十塊人民幣耶!

不就是一公克一百塊台幣?

「那差別在哪裡?」

「我拿給你看吧!」小姐拿出三個大型的玻璃桶,裡面都裝著一絲一絲紅紅的東西。我一直以為藏

紅花應該是朵花,結果不是啊?原來藏紅花是一絲一絲的連結長在一起,像一個傘形的花,所以叫

藏紅花。一克八塊的就是一整把一整把賣的,沒有挑選過,連底部的根都還在。﹝根也是一絲一絲

的,不過顏色就偏黃一點了‧﹞。而一克十二塊和二十塊的差別就是有沒有精純就是了。一克二十

塊的看起來是最紅的,﹝是深紅色,不是正紅色喔!﹞聞起來有一種西藥的怪味道。

 

 

      我考慮了一會兒,還是決定買二十克,一克二十塊的藏紅花。心疼的給了她兩百塊,換來了這

個輕飄飄但是又能致命的危險物品。因為那小姐一邊包裝一邊警告我,我買這種最好的,一次只用

五絲左右就夠了,千萬不能多用,不然會中毒死掉的。所以吶,你這二十克可以用很久的啦!人家

都說這藏紅花可是中藥裡的黃金呢!她大概看我樣子太心疼了,就這麼安慰我吧?!

 

 

      買完藏紅花,朋友說想去郵局,因為我們買了滿多衣服的,他打算打包一些寄回台灣。去到郵

局,我們問了一下寄包裹到台灣的價錢,哇!很貴呢!打消這念頭好了。不過我們又興了另一個念

頭‧‧‧‧寄明信片!這裡賣很多風景或是布達拉宮的明信片。我打算買個五張來寄給朋友‧‧‧

‧我們兩個瘋子就開始在郵局裡猛打電話‧‧‧‧喂!你家住址幾號?不要問了啦!快說就對了!

我打國際電話,漫遊很貴耶!拜託你快講啦~吭?什麼路?嗯!嗯!幾巷?吭吭?可惡,斷訊!喂

?喂?我聽到了,幾號?好好,回去再找你喔!881~

 

 

      通常我希望我的朋友們能夠不要說一句廢話的馬上把地址告訴我,但是,這是不可能的。因為

沒有人會不吭一聲的就乖乖報上地址。而且朋友們總是忘了我人在西藏,所以總是會來一句;問我

家地址做什麼?不要寄炸彈來啊!哼!凡是害我漫遊費超過NT$150的,現在都已經看不到這份遊記

了!等到我說了一句,我人在西藏後,用意是在提醒他,這是國際電話,請勿廢話後,還給我來一

句:「真的嗎?西藏好玩嗎?你怎麼跑到那裡去了?」這種人一律在我回台後,用單程機票招待他

們去伊拉克長住了。

 

 

      問完地址後,開始寫明信片。剛開始大概就寫些親愛的XX:我在西藏,我很想念台灣之類的。

後來覺得這樣很沒勁,就開始寫親愛的XX:我在拉薩,一切平安。雖然感冒引發肺水腫在醫院住了

三天,但是已經好的差不多了。至於腦水腫的問題,也只在我的左眼上方長出一個巨瘤,以及後腦

勺的腦漿有些外漏,所以智力有些退化。另外我跌到山谷裡的事情,已由成功的截肢獲得了解決,

我甚至已經開始習慣使用柺杖了!比較令我難過的是由於巨瘤壓迫了我的顏面三叉神經,所以臉部

有時會不停的抽搐,半邊臉不能活動。所以樣子可能會有點嚇人,等我回台灣時,你可要有心理準

備啊!Pony筆2002-8-14

 

 

      其實整張明信片完全沒有任何有意義的字,只是從這裡寄出去的明信片上,會有拉薩的郵戳,

這才是我的目的‧‧‧‧哈哈哈!不過回台灣後,第一天上班,我的老闆娘真的盯著我的臉仔細地

瞧後,才放心的說,沒有你說的那麼嚴重嘛!(我給老闆寄的明信片也是這樣寫....) 

 

 

      一邊寫一邊有很多人來借筆。我發現大陸人要開口對不認識的人講話好像不難?各種人都來跟

我們借筆用。可能大陸人多,真的也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吧?就算是每個櫃檯上都有放筆,可每一

個櫃檯都排了長長的隊伍等著用。

 

 

      有一對不識字的中年夫婦來拜託朋友幫他們寫郵寄單,他們倆拿了一張單子給我們看,上面寫

了兩個人的姓名和他們的住址,一看就知道是別人幫他們寫好的。朋友一時還忘了,指著單子問了

他們:哪個是你的名字?那先生搖搖頭,太太也搖頭。我們才想起來,不能這麼問喔!那麼XX是你

還是妳?是我!這才確認了哪個人叫什麼名字。

 

 

      郵寄單上要填很多個人資料,朋友不厭其煩地幫他們填好。說不厭其煩是因為他們倆一問三不

知。郵編?﹝就是郵遞區號‧﹞不知道。寄去哪?不知道。寄給誰?不知道。反正每問他們一個問

題,他們就只會傻笑,然後把身上的證件、文件、圈圈叉叉一堆東西拿出來,讓我們兩個猜猜看就

對了。而我的筆也已經不知道流轉過幾個人手中了。好不容易幫完他們倆,又寫完我的明信片。已

經中午十二點了,就這麼半天又混過了。

 

 

      中午就在郵局的附近吃了一間生意很好的餐館,很像我們的自助餐。他們門口就擺著一桶一桶

的滷菜,要吃什麼就點,老闆就立刻撈一碗給你。因為急著去廁所,所以我讓朋友點菜。我說的廁

所,可不是這家餐館的廁所啊!這裡的餐館是沒有廁所的。我是到兩百公尺外的公廁去上廁所的,

而且沒門!既然沒門,那就只能選最後一間了,才不會有人經過嘛!上完廁所回來,朋友已經點了

五樣菜了。不知道為什麼五樣菜裡有三樣是辣的?我不吃辣,朋友也不吃辣,不知道點來幹嘛的?

加上我也不太吃肉,所以我根本沒得挑的只能吃玉米粒和冬瓜湯裡的冬瓜配我整碗的白飯。這一餐

我覺得很貴,比凱拉斯還貴!

 

 

    PM13:00吃完飯出來,我們又無所事事了,怎麼辦,不知道要幹嘛?反正我還有兩條披肩要找

,那就再去八角街吧!不過身上東西很多,朋友說要先回八朗學放東西。我們一回房間,令子就有

些不悅地告訴我們她錢包掉了。我們當然緊張,問她在哪兒掉的,她也不是很清楚,不知道是在房

間時就不見了,還是在外頭掉的。總之她早上洗完衣服回來,就帶著包包出門,一直到買東西時要

付錢,才發現錢包不見了‧‧‧‧住這種背包族的旅館,本來就要特別小心,貴重的東西是不能單

獨放在房間裡的。這兩天也都聽說過有別間房的掉東西,所以錢和護照我一定隨身攜帶。沒想到‧

‧‧‧而且我們同住一間房的,不知道令子會不會懷疑‧‧‧‧加上早上她去洗衣服的時候,我們

還在,我們沒等她回來就走掉了,最慘的是‧‧‧‧我真的不敢說‧‧‧‧我們沒鎖門!‧‧‧‧

因為她也去洗很久了,我們猜她應該快回來了‧‧‧‧所以一聽到她說她錢包掉了,我真是不安心

。而且她的存摺和身份證也都在裡頭。我趕緊問她報公安了沒?還好,她說存摺裡根本沒有錢,所

以不用擔心,她待會兒去公安廳找公安補發個身份證明就行了。至於錢包裡的錢,只是些零頭而已

,她的旅費還在!還好,還好!我心裡鬆了一口氣。

 

 

      放好東西,我們又出門去了。這次不能再從平常走進去的那個入口進去了,不然又碰到依萍那

一攤,我不知道又會買多少東西‧‧‧‧換個入口進去吧!

 

 

      下午的陽光很強,昨天晚上我把帽子洗好後,就晒在八朗學的欄杆上,到現在都還沒乾呢!現

在只好把圍巾套住我整個頭部,像中東婦女那樣露出個眼睛看東西。因為我天生會長雀班,這麼晒

下去,可能會變成開封府大人呢!朋友陪著我逛了一小時後,受不了熱,打算回去了。可我還沒找

到披肩。所以請朋友先回八朗學吧!反正這裡我都已經熟悉路了,等會兒我可以自己回去。於是我

第一次一個人在這裡單獨行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朵莉絲 的頭像
朵莉絲

someday 有一天我會.....

朵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