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這樣,我也就盡情地去找披肩了。我一家一家仔細的瞧,慢慢地逛,但是就是沒有紅色和

藍色的披肩,八角街我已經逛了兩圈了。就在我很疲累的時候,突然有一個想法,於是我去到了依

萍的攤位。今天她一見到我便認出我來了。我問她一次跟她買二十條手鍊,她可以算我多少錢?她

想了一會兒跟我說,一條算十八塊吧!我搖了搖頭,繼續望著她攤子上的其他東西不說話。她急了

,問我開價多少?我跟她說一條算十五塊吧!二十條就是三百塊囉!她考慮了一下,又按了按計算

機,然後突然用藏語問起隔壁攤的女人,那女人點點頭後,跟依萍說了幾句藏語就離開攤子走掉了

。依萍轉過頭來用普通話跟我說:我媽媽說可以,但是要去拿點貨來,我們也沒有二十條那麼多。

原來隔壁攤是她媽媽在顧的啊!依萍把她坐的椅子讓給我坐,我不好意思坐。

「坐嘛!她要等一會兒才回來。」

「沒關係,我站著等就好了。」

「沒事,你坐嘛!別客氣!」我不好意思是因為她像是對待一個有錢大爺那樣的對待我。但是一直

堅持不坐又很惹人注目,所以就這麼坐下囉!依萍像是很興奮的跟一個年輕女孩不知道說了什麼話

,年輕女孩突然跑到我身邊來跟我聊天。

「你買這麼多條手鍊要送人啊?」我笑笑沒答。

「你是不是從南方來的?」

「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你看起來白白的,很漂亮!」

「那有啊!你看我雀斑長的滿臉都是!她比較漂亮,她長的很像趙薇!」

「真的!你也這麼說,我跟她說了好多次了,她老說不像!你猜我跟她誰是姐姐,誰是妹妹?」

「妳們是姐妹啊?她應該是姐姐吧!」

「嗯!那你再猜我們誰唸高三,誰唸高一?」

「當然是姐姐高三,妳唸高一啊!」其實會這麼問,答案一定是理所當然的相反,不過我知道她很

期待我回答理所當然的答案。

「錯啦!我唸高三了,她才唸高一呢!」

「咦?為什麼?」

「姐姐不愛唸書,喜歡賣東西。所以一直留級‧‧‧‧嘻!」一個男人經過,勒著妹妹的脖子騷她

癢,樣子很親密。男人走後,妹妹轉過頭來對我說那個人是她爸爸,她爸爸顧隔壁的隔壁那一攤。

哇!這家人一共開了三個攤子啊!一定很賺!妹妹不好意思地說:「還好啦!」依萍這時也過來問

我從哪裡來的?我覺得她們倆很可愛,所以也沒打算欺騙她們。

「我從台灣來的。」

「台灣?很遠吧?」

「對啊!真的很遠‧‧‧‧」我們天南地北的聊了好一會兒,她們的媽媽還是沒回來。依萍叫我看

看她攤子上我喜歡什麼,她可以送我一個。不過我不好意思跟她要什麼東西,所以我什麼都沒挑。

她見我不挑東西,就拿起一串佛珠幫我戴上,我不好拒絕,也就暫時帶在手上了。其實這時候我的

眼睛是在看隔壁攤子上的東西。﹝另一邊,不是她媽媽那一攤‧﹞因為來八角街這麼多次了,每次

買銀飾時,老闆都跟我說是純銀的,但是我不太相信。真的純銀應該沒這麼便宜吧?而且有些銀飾

是很亮的那種,有的是舊舊的那種,但是每個老闆都會跟你說是純銀的。所以我正在納悶,到底那

一種才是真的純銀呢?昨天令子說她兩塊錢買到的是真的純銀嗎?

 

 

    我順手拿起隔壁攤的手鐲,問了一下老闆多少錢?

「15塊。純銀的喔!」

放下手鐲,我悄悄地問了一下依萍。「妳教我分辯一下,那一種才是真的純銀好不好?是亮的那一

種,還是舊的那一種?」她似乎在考慮要怎麼答我。

 

 

「沒關係的,我不是要做什麼。只是我覺得純銀應該不是這麼便宜吧?」可能是我三天都來跟她買

東西吧!她想了會兒,才小聲地跟我說:「這裡沒有純銀的東西啦!他們說的純銀其實都是藏銀啦

!不值錢的!」我沒有很驚訝,因為我想也是囉!

 

 

      接著,她媽媽帶著個袋子回來了。沉甸甸的袋子碰的一聲,給丟在攤子上了。依萍叫我挑我喜

歡的樣式。於是我一個個拿出來看,喜歡的就放進另一個袋子裡。依萍和妹妹和她們的媽媽都圍在

我的旁邊,一邊幫我數一邊幫我放,結果搞的所有遊客都停下來看我這個大戶買東西,怪不好意思

的。滿意的拿到手鍊,付了三百塊人民幣後,妹妹問我是不是回旅社?我說是。她說她要回家,同

我一塊兒走。走沒兩步,依萍又叫住了我。

 

 

「你明天再來這裡找我好嗎?」我嚇一跳,妳不會還要叫我買東西吧?

「好啊!什麼事?」

「明天來,我們照張相。」

「對喔!我身上有相機啊!不如我幫妳們照吧!我回去以後再給妳們寄來!」

我很開心,跟姐姐和妹妹各照了張像,最後還請遊客幫我跟她們倆和她們的媽媽一同合照。我想這

三張照片會是我最珍貴的回憶,因為我們好像在聊天之中成了朋友了呢。

 


  
       照了相片後,姐姐叫妹妹寫她們的地址給我。這時候媽媽說話了,她叫我看看她們攤位的號碼

,然後跟我說寫八角街XXXX號攤就行了!我笑著問她這樣真的可以寄到嗎?妹妹馬上糾正她,寫這

裡那能到啊?寫家裡的地址啦!

 

 

      收件人是米瑪。我問米瑪是誰的名字?兩姐妹好像搶著用這個中文名似的?我也搞不清楚米瑪

是哪一個。


    
      揮手告別依萍後,我跟妹妹一同往外走。她說她家離八朗學很近,所以我打算先送她回家,一

邊還幫她提便當盒。一路上她跟我說了很多事。

 

 

      她說她都是中午煮好飯就送便當來給家人吃,等到兩三點再把便當盒拿回家洗。她不喜歡在那

邊賣東西,因為她每天都會遇到很多遊客問她為什麼不去上學,在這裡賣東西?她用很氣憤的口氣

告訴我,那些遊客以為我們西藏人都不讀書,用一種很可憐的眼光看我們這些賣東西的人。可是‧

‧‧‧可是我現在放暑假啊!總要幫忙家人一下吧?姐姐就不一樣了,她喜歡跟著媽媽賣東西,不

愛唸書,因為她喜歡賺錢,所以總是被留級。媽媽送我們去學英文,她才去一個星期就不去了。我

喜歡學英文,我在學校功課很好的,考試都是前三名。上一次老師還送我新的筆記本呢!

「那妳高三唸完想考那一所大學呢?」

當然是內地的大學,那邊環境好,也比較乾淨。我喜歡唸書,唸的多一點,將來做的工也好點。你

會不會上網?我們學校現在有教我們上網,我覺得網路的資訊很多,要查什麼資料都有,真的很方

便耶!

 

 

      就這樣,她一路滔滔不絕的告訴我學校的事情,告訴我家裡的事,爸媽和姐姐的事。言談中,

我看到一個很有志氣的小女孩。雖然她知道自己的環境不像別人那般,但是她很努力地在開創自己

想要的人生。她選擇好好唸書,找一份好工作。我感覺她好像不只是為了自己,也為了要替家裡,

替西藏人出人頭地一般。而且她給我的感覺是很正面的,不是為了負向情緒才上進。我很喜歡她,

雖然她老是笑姐姐唸書唸的比她慢,但是她沒有瞧不起姐姐。她知道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

的權利。雖然她希望姐姐也跟她一樣能多唸點書,但是勉強不來啊!既然姐姐喜歡去賣東西,賣東

西讓姐姐很快樂,那就讓她去啊!她也有身為西藏人自卑的地方,但是她沒有因為自卑而自大,她

接受身為西藏人天生的條件不同,這使我覺得很了不起。西藏太陽毒,每個人都會晒的皮膚很黑,

雖然不喜歡,但是沒辦法,這裡是她的家。西藏缺水,生活條件不是太好,雖然不喜歡,但是這裡

是她的家。雖然她說畢業後應該可以在內地工作,但是她想先看看拉薩有沒有好的工作再說。

 

 

      我沒想到她小小年紀就這麼成熟。一個人要接受自己和他人的不完美,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

人總是容易抱怨自己如果再怎樣一點就好了,誰誰誰如果不要怎麼樣就好了。窮人問,為什麼我不

能再有錢一點?富人問,為什麼我無法滿足心靈的空虛?看似幸福美滿的夫妻也許每日憂慮的是不

孕症?每個人都有不圓滿的地方,也都有看別人不順眼的地方。但是你要不要學著接受?要用正面

還是負面的角度看自己和他人,其實只在自己的一念間不是嗎?

 

 

       我們走進了八角街巷子裡的轉彎再轉彎,再次到了一個沒有遊客的地方。這邊的住宅區,當然

不能跟馬老大朋友那邊的別墅區相比。可能也因為是在巷子裡的關係,這裡的房屋就顯得十分老舊

了,而且也不是藏式建築,只是普通的公寓區。我們走到某一戶公寓的樓梯口,她說她到家了,那

麼我就回去了。她請我上去喝杯茶,我推說不好意思,其實是我還要回八角街找披肩。但是她真的

很有誠意邀我上去坐一會兒,再推辭就沒意思了,就上去坐會兒吧!

 


   
       她家在三樓,也是頂樓。一邊上樓梯時,她很可愛的問我台灣的房子一定都很白很乾淨對不對

?我看得出來她對於狹小又髒髒的樓梯間感到對我不好意思。其實台灣除了新式公寓以外,樓梯間

也跟這裡的差不多啊!而且有些老舊的公寓恐怕比這裡更髒更亂吧?我對她細膩的心思感到驚訝,

她不會只因為我可能是個來自房子一定都很白很乾淨的台灣,所以有些不好意思吧!這樣真的太客

氣了,更何況台灣不是她想的那樣~~

 


    
      她的家坪數不大,大約就是二十坪吧?進入她家以後,她請我坐在她家的豪華沙發上,她先去

煮水。我看著她家的客廳‧‧‧‧噢!又是鑲金邊的金壁輝煌櫃子,整排的喔!靠牆壁的一整個直

角全都是金壁輝煌櫃,櫃子上則是36吋的大電視,還有一整組的家庭劇院組。VCD、CD、DVD,加

喇叭數個,其他的地方則是堆放一些家庭用品。地毯看起來像是高級的波斯地毯那一型的。﹝因為

我不會認,只是覺得它看起來很貴的樣子。﹞不用說啦!桌子也是鑲金邊的那種。我坐的絨毛沙發

也很軟很舒服,而另一張沙發則是貴妃椅的那種設計,其實她家也算是有錢的了吧?

 

 

      妹妹泡了一壺茶來,她還特別聲明這茶葉很貴,都是家裡有很重要的客人來,才會拿出來泡的

,要我多喝點。﹝還好她沒端酥油茶出來!﹞然後她說出了為什麼一定要我上來的原因了:我帶你

參觀我家吧!你一定沒機會參觀我們藏人的家吧?我真的覺得她很可愛,她的熱情也深深感動了我

。她把我當成一個重要的客人。﹝也許是朋友!﹞真誠地想招待我,也想給我一個難忘的西藏遊,

所以想帶我來參觀她的家。

 

 

「好啊!讓你來介紹介紹!」我當然不能對她說,其實我還住了藏式別墅呢!而且其實兩者之間差

別很大,她的家裡只分成兩個部份。一是客廳,一是臥室。客廳我已經一眼望盡了,她帶我參觀臥

室。臥室很小,擺了張雙人床,一個衣櫃,還有個小小的佛壇後,完全沒有活動的空間了。衣櫃和

床倒是沒有特別華麗,不過那個佛壇就‧‧‧‧又是金光閃閃,瑞氣千條。我好奇的問她,妳們全

家人都是佛教徒嗎?她很乾脆的告訴我,全部的藏人都是佛教徒,應該沒有不是的吧?她笑笑問我

,她家是不是很小?她爸媽睡臥室裡頭,而外面的兩張沙發則是她倆姐妹的床。問她睡沙發不會不

舒服嗎?她說習慣了,沙發很好睡啊!

 

 

     我注意到她家的牆上也是畫了很多花邊。有些蓮花、雲、或是龍之類的圖案,都是很精緻很細

膩的筆觸。我又問她這牆上的畫是‧‧‧‧?

「我爸爸畫的!」

「不會吧?那妳爸爸很會畫畫耶!」真的!她家裡的壁畫跟別墅裡的比起來,更是精細美麗。

「我們這裡的人都是自己在牆上畫這些壁畫的啊!除非是屋主不會畫,才要請畫師來畫。」

「 O 」 不要懷疑,這是我的嘴型!

其實很多民族色彩強烈的人種,都擁有極高的藝術天份,真的是令人嘆為觀止。我還一直在思考著

為什麼?他們都是天生的,生來就會的,真是令人妒忌呢!

 

 

      妹妹拿出一本介紹藏族人的書給我看,一邊翻閱還一邊跟我介紹各個藏族的特色、服裝、臉上

的刺青‧‧‧‧之類的。原來藏族人還分成很多種呢!阿里地區的藏民就跟林芝地區的藏民很不一

樣,書上都有很詳細的記載﹝雖然是簡體字!﹞。我心裡覺得很奇怪,妹妹自己不就是藏族人嗎?

為什麼會看這種書?她笑笑說,她什麼書都看,而且雖然都是藏族人,但是住的地方不一樣,生活

習慣也差很多,她自己也想多了解一些。而且她附帶了一句:我們拉薩地區的藏族人普通話算是說

的最好的了,像其他邊遠地區的藏族說的普通話,連我也聽不懂!﹝這句話我一直覺得很好笑!﹞

拉薩地區的藏族算是最先進的吧?因為其它地區的藏民們,很多都是游牧族群的,住的是蒙古包,

用的是亞魯藏布江的水,生活更刻苦。

 

 

      妹妹看我看的很仔細,說要把書送給我,我怎麼好意思拿呢!不過她說她已經看到會背了,就

送給我當作紀念吧!

    我很想知道妹妹是什麼星座的人﹝這麼熱情又好客!﹞,於是我問了她的生日。

「生日啊?我想一下‧‧‧‧」

「不是吧?妳不記得自己的生日?」

「我們這邊的人沒有在過生日的。啊!我去看一下學生證好了,可能上面有寫。」

這真是出乎我意料外‧‧‧‧雖然說沒有慶祝生日的習慣,但也不太可能不記得自己的生日吧?

「找到了,我是八月份生的。」她把學生證拿給我看,上面只寫著八月,沒寫幾號,所以妹妹是真

的忘了自己是幾號生的。她笑說她的爸媽也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生日啊!﹝真想跟她爸媽借一下

身份證來看看,大陸的身份證不會沒寫出生日期吧?還是西藏的身份證不一樣?﹞我又追問姐姐的

生日?她說她只記得姐姐「好像」是早她兩個月,所以「應該」是六月生吧!嗯!所以我猜測妹妹

可能是獅子座,姐姐可能是雙子座的。其實,我是想回到台灣後給她們寄生日禮物的~~這下子變

成慶祝出生月份好了~~

Posted by splitfeeling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