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好澡,朋友約我去商店買點東西,我也想買點零嘴來吃,不然,到日喀則要六個小時,還不

無聊死?下午的北京東路上,開始有些小攤販來做些買賣了。首先我見到一個賣滷味的‧‧‧‧天

啊!真熟悉。他就像夜市裡那種,擺一個小櫃子﹝還有綠色紗窗的那種‧﹞,將滷好的東西都放在

裡頭,你要什麼他就拿出來切一切給你的那種。我禁不住要看他賣些什麼,結果全是一些我不敢吃

的東西:例如內臟類。

 

 

      再往下走,接連三攤,居然在賣鹽酥雞‧‧‧‧?誰說大陸是落伍的,人家也有鹽酥雞耶!只

是他們的形式是鹽酥雞,擺出來的東西就不一樣了。他們把一整條魚也串成一串,烏賊小卷也串一

串,總之是一些你很難想像,那些東西炸好了以後,你拿在手上邊走邊吃的樣子。一邊吃一串炸魚

,一邊吐魚刺嗎?真是怪到斃!不過也還有羊肉串、牛肉串,這種普通東西啦!朋友說想吃香菇串

,而我,看來看去也只有「土豆兒」串,可以試試看。問問價錢,每一樣都一塊錢,只有一兩樣肉

類超過一塊錢。

 

 

      老闆問我是不是坐下來吃?我肯定要坐的,因為我可沒試過在大陸吃「路邊攤」呢!一張會兩

邊晃動的爛桌子,加上幾隻圓板凳,就是鹽酥雞的攤位了。我們倆一坐下來,老闆立刻,是「立刻

」喔!將兩個塑膠杯放在桌上,再倒滿茶水。還有一捲「捲筒式」衛生紙。﹝對了,我說過大陸的

捲筒式衛生紙有多硬嗎?千萬別拿來擦臉,也別拿來擦屁股,小心屁股會被刮到流血,那哪算是衛

生紙啊?大概就是樹皮和紙之間的半成品吧!﹞老闆還好聲好氣地請我們坐一下,馬上就炸好了。

哇!這真的很奇怪,我對這個老闆的態度,印象實在很深很深。一串一元的商品,我們才叫了兩串

,總共也只付他兩塊錢,他對我們的態度卻好到好像我們真是他的衣食父母一樣。雖然是這麼簡陋

的路邊攤,但我真覺得我是個有錢的大爺呢!我深深感到大陸真的在未來十年,會變成世界強國。

因為生活困頓,所以大家有個未來的夢想,腳踏實地的努力著,總有一天會成功。但是看看現在的

台灣,幾十年前的困頓生活已經過了,我們希望生活美好的夢想實現多少年了,再沒有人要腳踏實

地,再沒有人要對別人客客氣氣的。我們都很有錢,所以我們都很有個性,我們要強調本土,我們

要用一個全世界都沒人懂的拼音方式,叫外國人來學。就讓台灣這樣堅強下去好了,死硬地在世界

上堅稱我們是跟世界接軌的,讓政客們繼續用媒體傳播一些我們經濟會好轉,我們在世界上是有立

足之地的空泛話語好了。瘋子是不會跟你承認他是瘋子的,那麼你有需要跟他爭論嗎?自己心理清

楚就行了。小心爭論下去,旁人會分不清誰才是瘋子喔!

 

 

       一會兒,兩支「炸的」,就上桌了。老闆用一個鋁盆裝食物。但是是把兩支炸的架在鋁盆上,

盆裡則放了很多胡椒鹽之類的沾料。可是我們失算了,因為我們忘了告訴老闆不要放鹽‧‧‧‧天

啊!又是鹹的要老命的‧‧‧‧還好我吃的是土豆兒﹝馬鈴薯。﹞,還可以稍微中合一下外表的鹽

,吃一口朋友的香菇,簡直是‧‧‧‧OH!MY GOD!那還可能沾胡椒鹽啊?

 

 

        吃完炸的之後,我們到那個超大型商店去買些零食。我的最愛「綠色翹鬍子」,還有我的真愛

「Dove」巧克力,這裡都有。朋友拿了些果汁糖,然後我們還買了五包「抽取式面紙」,因為我從

台灣帶來的面紙已經快用完了,所以我們一定要買「面紙」。選擇面紙時,我看朋友挑來挑去,我

真不懂他挑那麼久幹嘛?結果他告訴我,大陸的面紙也不能隨便買的,因為他們有些衛生紙根本沒

殺菌,小心屁股爛掉!所以要挑個看起來比較可能是有殺菌過的衛生紙才行。

 

 

       本來我覺得應該沒那麼嚴重吧?不過自從回來台灣後,新聞有時也都會報導大陸的黑心商人,

做出來的任何你以為沒問題的小東西,還真搞不好會要了你的命呢!現在的我,回想起來,還真的

是連衛生紙都不能輕易亂買呢!

 

 

      到凱拉斯已經七點了。今天老位置已經被人坐了,我們就坐老位置的前一格位置。我還是一樣

面對著那兩隻淒風苦雨的小羊兒。今晚的我,覺得小羊兒對我越來越疏離了,因為‧‧‧‧小羊兒

越走越遠了。

 

 

      今晚我叫了炒飯,朋友還是吃漢堡,當然還少不了我們每餐必點的薯條和藏式甜茶。不過,明

天就不能來這兒吃了,所以一定要多點一個甜點來爽一下。上次點的起司蛋糕有點失敗,因為那塊

起司蛋糕是檸檬口味的,我覺得它味道有點怪,因為真的很酸!酸到吃一口蛋糕就要打哆嗦了,酸

還不打緊,整個蛋糕裡不時的會有檸檬籽夾在裡頭,這更奇怪。我一邊吃蛋糕,卻還要一邊吐籽出

來,好像是在吃葡萄,還是龍眼荔枝那類的水果一樣,這不是很失敗嗎?這次經我慎重考慮後,我

決定要吃巧克力蛋糕,這種蛋糕失敗的機會應該比較小吧?

 

 

      剛點好東西,還沒上菜前,咦?大叔走進來,他還帶著芭樂進來找我們呢!我們問他要不要吃

飯?他說他吃飽了,所以才買水果來吃。剛才他在路上碰到毛毛,毛毛跟他說我們倆每天都在這裡

吃晚餐,所以他就來找我們抬一下槓囉!

 

 

      我們講到那四個北大的學生山難的事件時,大叔跟我們說另一個可怕的災難。他說就在他去林

芝的路上,有另一台滿載藏民大巴,整台掉下山谷去,車上35個人,只救到7個人,其他的全數罹

難。但是官方卻封鎖消息,所以沒人知道‧‧‧‧至於那四個北大的學生,如果不是因為他們的身

份是「北京大學」的學生,那麼他們的消息也不會被報導出來了。還有大叔跑遍大陸這麼多地方,

當然也有被路上的伸手牌要過錢。他說他剛來的時候也是很有同情心,時常給一些小朋友,或是抱

著小孩的婦女一些零錢。不過最扯的是有一次大叔在北京市的路上,碰見一個婦人渾身髒兮兮的,

又抱著一個很瘦很瘦的小嬰兒,對他哭訴說她們很久沒吃飯了,小嬰兒連奶粉錢都沒有。大叔一看

,覺得她真的很可憐,而且大叔說他最心疼的就是看到小嬰兒面黃肌瘦又哭的淅瀝哇啦的,所以他

將他身上的人民幣都掏了出來,大約有一兩百塊錢。﹝還不是像平時那樣給點零錢打發就算了喔!

是一兩百塊人民幣耶!﹞全都給了那個婦人。沒想到那女人手拿著錢,竟對大叔說:「看你也像是

個有頭有臉的人,身上居然只有兩百塊錢啊!真是找錯人了!」大叔一火,立刻伸手把錢搶回來。

「嫌少就還我好了!」婦人還想把錢搶回去,大叔就對她說:「要我給妳錢?可以。妳跟我去找公

安好了。」那婦人一聽到要找公安,立刻抱著孩子跑了。

「哇!一兩百塊還嫌少喔?她也太貪心了吧?」

「本來我也知道那些在路邊跟人要錢的,有可能是騙人的,我只是覺得萬一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因此

而得不到幫助,那就很慘了。所以平時有人跟我要錢的話,我也會意思意思給個一點。沒想到這個

女的真的太可惡了。後來我才知道,大陸騙子真的太多了,那些抱著小孩來騙你的,搞不好小孩還

是租來的。我從那次以後就再也不給那種人錢了。」

 


    
      大概聊了兩個小時後,大叔就說他要回房間休息了,我們繼續吃飯,喝藏式甜茶。我的巧克力

蛋糕也在飯後送來,拿起插子興奮地插了一口來吃‧‧‧‧嗯!很濃奶味的巧克力蛋糕,不過口感

也還算不錯,可是再繼續吃第二口、第三口,我突然覺得這巧克力蛋糕的味道好像‧‧‧‧在哪裡

嘗過‧‧‧‧?尤其是那奶味‧‧‧‧喔!我知道了,臭犛牛味!我的天啊!當我發現那濃濃奶味

其實是臭犛牛味時,我又徹底的對巧克力蛋糕死心了。唉!凱拉斯什麼都好,就是蛋糕類不強‧‧

‧‧不過,我也不該太貪心啦!

 

 

      今天我們很難得的沒有坐到人家關門才滾蛋,主要是因為明天一早AM7: 30就要坐車了,所以

最晚AM6: 45也得起床了。我們倆打算回去整理一下行李,大約PM10 :30,我們就回房去了,還不

用進房間,才走上二樓就聽見大叔的聲音了。我就知道,大叔怎麼捨得這麼早睡呢?一回去,大叔

又在跟人家討論政治問題了‧‧‧‧這幾次我跟朋友已經聽到會背了,大叔每次都跟那些大陸人說

,叫他們拿飛彈來炸台灣好了,就算我們在台灣的人被炸死了,可是我們其他在海外的台灣人,會

向恐怖主義看齊。一定會有人願意當人肉炸彈,搞的大陸雞犬不寧的‧‧‧‧每次聽到這裡,我就

很佩服大叔對台灣人這麼深具信心。要我的話,我才不相信台灣人有這麼團結勒~~我們根本就不是

個團結的民族,也不像中東,或是那些歷史悠久的國家一樣,跟其他種族有什麼深仇大恨,也沒有

強烈的宗教信仰可以以身相許。所以我對台灣人的種族性,並不抱這麼樂觀的想法。偏偏大叔又特

愛跟那些大陸人講政治,講什麼歷史。講他們把繁體中文改成簡體中文,是多麼地破壞文化,是小

偷、是竊匪的行為‧‧‧‧之類的。沒錯!我的確也不喜歡簡體中文,因為簡體中文在某方面的確

是破壞了中華五千年的文化。可是,你跟他們講有什麼用?他們搞不好根本沒見過繁體中文,怎麼

能了解我們這種從小學繁體中文的人的心痛呢?

 

 

       我一進房間,發現又是這種話題後,只好趕快收拾我的行李。大叔見我們收東西,對我們說,

只要帶些衣服和日常用品就行了,樓下櫃台可以寄物的。哇!他不說,我們還不知道,原來這麼方

便啊!跟著這種旅遊經驗老道的人,就是有這種好處。於是我把一些較重的物品跟買來的飾品,全

都放在背包裡。先放這裡兩天,等回來再拿,還有一雙拖鞋﹝在這裡買的‧﹞,和一瓶遠從台灣帶

來拉薩才發現它過期的防曬油給放在桌子的抽屜裡。反正這裡的抽屜裡也有一些前人留下來的東西

,例如:晒衣繩,或是小充氣枕頭之類的‧‧‧‧最可怕的是不知道誰的內褲居然也會忘在這兒‧

‧‧‧還好兩個南京人很累,也不能撐太久。今天才聊到十二點半就差不多了,我們互道晚安就睡

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朵莉絲 的頭像
朵莉絲

someday 有一天我會.....

朵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