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8月17日

 

      早上才6:15分,大叔已經在叫我們起床了。我的天啊!這麼早起來要幹嘛?車站又超近的。

我還打算七點再起床,收一收,走路過去不是差不多嗎?這個老大果然是老人家,晚睡又早起,還

一定要拉我們做陪。我也沒輒了,只好起床去廁所刷牙洗臉了。因為今天還有南京人在,在房間刷

牙洗臉會吵到人家,我還是去廁所吧!對了,我還沒描述一下廁所的樣子呢!基本上,它比我一般

對大陸印象中〝沒門的廁所〞要好些,因為它有門。走進廁所有三個蹲式的馬桶,但是呢?它的門

只高大約一百二十公分吧?就是你要上廁所時,後面排隊的人就會目送著你走進去,肩膀和手動一

動,﹝一看就知道是在脫褲子‧﹞接著就目送你蹲下去‧由於連門和牆都不是一個密閉完整的空間

,所以流水聲也會毫不保留的供大家分享‧要是三間都有人在用的話,我們就可以依照每個人尿急

的程度,組成一首三重奏,並且提供後面的人選擇排那一間的最佳提示‧不過,萬一不幸有人不是

上一號,而是‧‧‧‧的話,那麼臭味也會滿場充斥,絕對是讓你一個也逃不掉的‧還好,平時我

們還有凱拉斯這位好朋友的大力相助,我不太常來這個廁所‧不過,早上的自來水可是超冰的‧用

它來洗臉刷牙,果然是精神百倍‧

 

      回到房間收拾的差不多了,我們6;45就下樓去寄物了。走出八朗學,大叔說要吃早餐。我們

邊走邊找早餐店,清晨的北京東路很寧靜,終於沒有滿街的三輪車跑來跑去的,也沒有小孩在路上

放風箏了。想到某天下午,我見到小孩在路上放風箏時,簡直要抓狂了。那些皮膚黝黑的拉薩孩子

們,就這樣不管路上有多少汽車三輪車和遊客,邊跑邊玩。雖然說這北京東路起碼有八線道那麼寬

,但是我在大陸發現他們的人,開車都很猛,不到緊要關頭是絕不煞車的。加上那些搶生意的三輪

車,簡直像台灣的計程車一樣,橫衝直撞。在路邊放風箏真是太危險了。不過,他們可能也習慣了

,放風箏的技術還滿好的。那風箏在小孩手中,像是有生命的一樣,隨便跑兩下就飛起來了。﹝當

然也是因為這裡風大。﹞而且它能夠自在的穿梭在馬路上方的許多高高低低的電線,這點挺神奇的

       我們找到一家剛剛開門的早餐店,他們連東西都還沒擺好,我們三個就坐進去了。我喝豆漿,

加一根油條,老闆叫老闆娘去拿豆漿出來,他自己則開始炸油條。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老闆心急的關

係,油條炸的半軟不硬的就端給我們吃了‧‧‧‧總之是很難吃的一頓早餐。但是這裡看的到車站

門口,所以我們也就在這裡坐到7;30才起身走向車站,如果不是那道破鐵門裡頭,看的到放了很

多輛巴士,以我們台灣人的眼睛,是絕不可能發現它是個「車站」的,我們走到車站門口,7;30

應該是發車時間,但是沒見到有人來,連大門也是剛剛才打開的,我覺得奇怪?難道車開走了?沒

理由啊!我們進去找一下要搭的車子,司機才剛剛開始熱車而已呢!難道沒有其他乘客嗎?司機要

我們等等再上車,我們就下車,站在旁邊等,大約20分鐘吧?其他的乘客才慢慢的從外頭進來‧‧

‧‧總之,明明是7;30開車的,﹝票上寫的‧﹞卻搞到8;30才開車,那我6;15起床,實在太不

值了。

 

 

       我和朋友坐司機後面的第二排,大叔則坐旁邊的第二排,跟一位藏族小姐一起坐。整個車箱裡

除了我們三個,其他都是藏族人。他們每一個人的行李都很多又很大一包,坐滿人以後,連走道都

堆滿了他們的行李了。堆滿行李以後,居然還有人要上車來。可是,他們跟司機又好像是認識的,

所以雖然已經沒有座位了,可是司機卻讓他們全擠在第一個位子之前的一點小地方。那邊放滿了行

李,而那5個人就坐在行李上‧‧‧‧﹝天啊!他們要這樣坐六小時的顛簸路程耶!﹞

 

 

     終於開車了,朋友拿出MD,我們一人聽一邊耳機。可是音樂怎樣也不能阻擋大叔大聲的聊天聲

,一會兒問他隔壁的藏族小姐去日喀則做什麼?又問人家幾歲‧‧‧‧總之,全車的人都知道了那

位小姐的祖宗八代做啥的就對了。車窗吹進了清晨的冷風,我冷的要命,但是又不能關窗,因為車

內裝了那麼多「其他人」,那味道真的是‧‧‧‧﹝我不是想貶低藏族人或是瞧不起他們,但是他

們真的一聚在一起,就臭到不行‧‧‧‧我‧‧‧‧﹞當然啦!還是有些藏族人是比較常洗澡的,

但是,他們的衣服也不常洗。所以即使‧‧‧‧還是‧‧‧‧唉呀,你了的啦!

 

 

       我用我的萬用大圍巾,把我的鼻子和嘴巴都包起來,這樣比較不會感冒。朋友突然推了推我,

叫我看大叔,他手上正拿著一顆四四方方的,黃黃的,外頭還有點粉的東西。那個東西我們在市場

看到好多次了,但是就是沒勇氣問老闆那是什麼。這會兒竟然看到大叔把他放進嘴裡‧‧‧‧好恐

怖喔!等會兒再問他那是什麼。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我們離開了拉薩範圍的柏油路,來到了山谷中的爛石子路。前往日喀則的

路上,跟青藏公路的風景是很不同的。如果說青藏公路上的風景是一幅沿綿不絕的水彩畫,那麼這

裡的山谷就是一幅色彩鮮明,感覺濃烈的油彩畫。一路上,我們沿著山壁行車,山谷底下則是時而

潺潺細水,時而像山洪爆發般的雅魯藏布江。峭壁下的山路也是有時寬,有時窄。窄的時候,兩邊

會車的話,總有一邊要退後讓路,或是儘量貼上山壁。不時的拐彎、坑洞、爛泥、揚塵‧‧‧‧山

壁有時是堅硬的巨岩,矗立頂天。﹝但是岩壁上,有時會出現一些神像的雕像,很懷疑那些神像為

什麼要雕在這樣的地方?﹞有時是土壁的話,還能見到對岸那邊的土壁裡住著人呢!他們在山壁裡

挖一個洞,人就住在裡頭。﹝因為外頭有掛布或是衣服,所以我才知道那裡面有住人。﹞這真神奇

吧?有時地勢較低,車輛是靠著河邊走的,所以風一吹,我甚至可以嗅到江河的味道。看著雅魯藏

布江,想著唸書時的地理課本上,雅魯藏布江流域有多長,當時她距離我有多遙遠啊?雅魯藏布這

四個字,像是生澀艱難的外星文字,跟我毫無關係。誰能料到此時的我,竟會捱著她的身邊,親眼

見她有時清澈如鏡,有時壯闊如萬馬奔騰般的氣勢,這時候真的會讓我覺得自己是多麼渺小?山又

高又大,水又湍又急。如果這時候有一隻眼睛,像山谷的天空那麼大,那隻眼睛往下看,一定先看

到兩邊峽谷,谷中有水,然後瞇起眼睛才能見到底下有幾隻像螞蟻一樣大小的小車子,在山谷裡穿

來穿去,而那像螞蟻一樣大小的車子裡,竟然載了幾十條人命。人跟大自然一比較,真是渺小的如

微塵一般啊!有什麼事值得人們自以為驕傲?有什麼事情值得你發怒犯愁?放開胸懷讓自己在地球

上存活的每一天,都是自然有趣、快活逍遙。不然你又能怎樣呢?讓自己在怨恨、嫉妒、憂鬱、悲

傷中過日子的人,真是浪費了能活著的每一分鐘啊!﹝旅行真是一個自我省思的好機會啊~~﹞

 

 

     車子才開了三小時,現在才AM11:30,司機竟然就在某個路邊停好車,轉頭說了一聲吃飯,就

逕自下車了。車上的藏民們也像習慣了似的,魚慣的下車去。我們下了車後,也跟著大家的方向,

走到一間「應該是」賣飯的地方。老實說,這個荒郊野外,幾間土屋組起來的地方,要不是他們外

頭有放幾組桌椅的話,誰會知道這裡能吃飯呢?而且你絕對不會對它賣出來的飯有太大期望的。

 

 

      大叔從一間土屋裡走出來,手裡端著一碗咖哩飯。天啊!一見到咖哩飯我就瘋了‧‧‧‧那可

是我的愛啊!大叔跟我說,一碗五塊,還這麼大碗,而且不辣!我立刻也走進土屋裡,一群人正圍

著老闆。這屋裡是一樣電器用品也沒有,而且真的是用土蓋的,天花板還留了一個大洞,應該是為

了讓光線射進來吧?一旁有個像店員的人,看著我問我是不是要吃咖哩飯?我說是,她就拿個盤子

,裝上白飯,再比比老闆那邊。於是我也跟那一群人一樣,拿著白飯,希望他趕快幫我添上咖哩。

﹝對了,這裡也只有賣咖哩飯,不吃飯的就吃泡麵好了!﹞

 

 

      老闆站在灶的前面,顯然是知道今天會有人來吃飯的樣子,他可是準備了兩大鍋咖哩呢!而灶

的裡頭,還散發著木材焦掉的味道。好不容易我得到了一盤咖哩飯,朋友已經找了個位置坐著等我

了。因為現在才十一點半,我們都不太餓,所以一起吃一盤飯。咖哩醬汁很淡,所以只是勉強有一

點咖哩味,馬鈴薯大塊一點的,有些生生的味道,紅蘿蔔也是。可是牛肉卻煮的很爛,隨便一戳,

肉絲就開了。最最厲害的是他們的白飯,只煮熟了五分之三,有點生又不太生,有點熟又不太熟‧

‧‧‧還好,我從來就是個怪人,半生不熟的米飯我也挺喜歡的。可是朋友就沒法接受了,可是我

們也不能要求店家把飯煮熟,因為這可能是海拔太高的緣故,所以‧‧‧‧有飯吃就好啦~

 

 

      我們一邊吃飯,我一邊偷瞄兩個坐在地上的藏人,他們倆應該也是跟我們同車的,但是他們不

吃飯,也不找椅子來坐,就直接坐在黃土地上。他們身上各背著一個破爛到只有流浪漢才會用的爛

包包,而他們兩人的樣子也是又黑又髒,頭髮散亂還很黏稠的樣子。我見他們從背包裡拿出一袋粉

末狀的東西,另外一個人則拿出一瓶水來和兩個破碗來。﹝碗都缺角了,他們還在用。﹞兩個人就

這樣在路邊做起糌粑來了。糌粑的吃法跟我們的「麵茶」有點像,就是青稞粉加水和一和,會變成

有些黏稠像麻糬那樣的糌粑。老實說,來西藏前,我也覺得一定要吃吃看糌粑,但是等我真正到了

這裡,看見他們這樣恐怖的衛生習慣後,我覺得我真的不能勉強把它吃下去。那兩個人的碗也沒洗

過,一邊倒出青稞粉時,一邊還有車輛路過搞的塵土飛揚,他們連遮也不遮一下,我怕那碗裡的粉

末有十分之一是土吧?接著一邊將水倒入,一邊用那隻剛剛還摸過地的手來搗糌粑。我的天啊!那

隻「黑」手上有多少細菌啊?他摸過土,拍過屁股,還摸過他身上那很恐怖的衣服‧‧‧‧然後他

不用洗手,就這樣用手下去攪‧‧‧‧我知道我想太多了,這對他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而且他

們那樣吃也不會有什麼問題,但那碗糌粑如果是我吃的話,我看我會立刻拉肚子吧?

 

 

       吃飽了,大叔來找我們聊天,我們順便問他剛上車時,他吃那個黃黃的東西是什麼?答案是羊

奶渣,是坐他旁邊的藏族小姐請他吃的。

「腥不腥?」

「剛吃下去的時候,味道很可怕,可是多含一下感覺就好多了。」

「用含的喔?」

「對啊!那個羊奶渣很結實、很硬,咬是咬不動的,要慢慢的含在嘴裡,它像起司一樣,慢慢地才

散開,奶味很重很香呢!那小姐說多吃羊奶渣,就不會有高山症,你們倆要不要吃?」

「拜託,這裡的人吃什麼都說:吃了就不會得高山症。」

「我說真的,我可以跟那個小姐再要兩塊。」

「不要~~~噁~~~我會怕啦!我最怕奶味了。」

「ㄟ,你們倆個要不要上廁所?」

「廁所?這裡有廁所嗎?」人處在這種境地,怎會特別容易異想天開?大叔說廁所,我還以為是這

家小店的廁所呢!

「不是啦!我剛剛找了個好地方啦!你們走到後面去,走遠一點,就沒有人會看見了啦~~」

「又是這種的喔?那就算了。」大叔跟我們聊一聊,就上車去休息了。我和朋友在四周走了一走,

看一下遠處的青山,眺望一下山谷的雅魯藏布江,正在感嘆著好山好水的時候,一陣風吹來‧‧‧

‧噢!好臭!一聞到臭味,我立刻往腳底下看‧‧‧‧果然,又是一堆大便在附近。其實西藏的風

景,真的是美的像藝術品一樣,但是我知道,以後不管我再看到什麼美麗的西藏風景照,我永遠都

會加上這記憶中的大便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朵莉絲 的頭像
朵莉絲

someday 有一天我會.....

朵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