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目送他下車後,才恍然想起‧‧‧‧啊!我還沒拿到他的電話和住址,那我們不就幾乎是永

別了嗎?我真懊惱。但是我更生氣的是朋友那一付無所謂的樣子,我轉過頭去:「你是不是連想都

沒想過我剛剛問你的事情,就說不走?」

朋友發現我的口氣有點兇,才抬頭起來:「什麼想都沒想?」

「我跟你說過,七點半可能有一班車不是嗎?」

「但是那是可能,又不是一定有!」

「就算只是可能,也要試試看啊!你不去到格爾木,又怎麼知道是不是真有這班車?就算沒有好了

,提早脫離這台車,早一點到格爾木住房洗澡不會更好嗎?你知道今天會塞多久嗎?要是塞五、六

個小時才走你也願意等嗎?」我第一次這樣劈哩啪啦地用這樣兇狠的口氣對他說話。
 
「你生氣了喔?」這傢伙到現在才警覺到我火大了。

「我是生氣了!但是我生氣的是我在問你的時候,你連頭都沒抬起來看我一眼,一付別打擾你看書

的樣子,所以我生氣。」﹝相信我,這真的跟沒拿到弟弟的聯絡方式沒有關係。﹞

「那你去看看他們走了沒啊!還沒走的話,我們就一起走嘛~~」我跑下車去,看著每一輛正在移

動的小客車,試圖要找到他們姐弟倆。但是徒勞無功,我失望地返回車上,接著生了朋友一小時的

氣。我一邊生氣,一邊在心裡數落朋友的不是。他所有的缺點都被我用放大鏡來檢視,所以他突然

變成了一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仔細想想,人家也不過是回答我一個問題不用心罷了。﹞我自己

越想越氣,幹嘛跟一個一點都不為我著想的朋友冒著生命危險來西藏?可是如果不是他,我又怎麼

可能會來呢?而且是用這種偷渡的方式來!其實這趟旅遊我收穫良多,也算是他的功勞!想著想著

我又不氣了,不氣了以後,又覺得自己這樣下不了台,轉頭問他要不要喝飲料?他說不用了。看他

的表情,似乎沒生我氣,我也偷偷安心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通車的司機,又開始放起 MTV來,任賢齊的歌是一首又一首的放。沒事做的

藏人們也開始把注意力放在電視上。有幾個男性藏胞也跟著唱,我仔細的聽著他們的嗓音,就好像

我們台灣的原住民一樣,歌聲嘹亮,音感很好,還帶有一點滄桑沙啞的感覺,我當然就不好意思開

口唱啦!這時,我前面那一床的,突然轉過頭來跟我講話。

「小姐,你是台灣來的喔?」

「嗯,對啊!」經過兩個白天,大叔的大力宣傳,誰不知道我們三個是台灣人呢?

「那我們來交流一下好不好?」

我笑一笑:「你想怎麼交流?」

「我有些問題想問你啊!」

「噢!你問吧!」我看他八成想問很久了。

「你有日本血統嗎?」

「日本血統?我長的像日本人嗎?」

「台灣不是日本人比較多嗎?」

「不會啊!日本人都來觀光的,那有可能多到那裡去?」我還沒搞清楚他的意思。

「是嗎?我聽說台灣被日本統治以後,大部份都是日本人啊!」噢!原來他說的是這個啊!

「沒有啦!日本人被趕走以後,大部分還是台灣人啦!」

「吭~我一直以為現在台灣還是有一半以上都是日本人呢!」

「可是台灣不是很危險嗎?」

「危險什麼?」我給他問的莫名其妙。

「我聽說台灣颱風多,海嘯多……」

「還地震多,對不對?」

「是啊,是啊!」

「台灣很小,又是個海島,當然會有颱風和海嘯。但是沒有到不能住人的地步啦~不然誰還要住台

灣?」

「也對喔!可是我一直是這樣聽說的」他似乎意猶未盡。

「那台灣人生小孩最多可以生幾個啊?」

「沒有規定啊!養的起的話,愛生幾個都可以啊!」

「這麼好喔?台灣很自由喔~~」

「是啊!這邊規定一家只能生一個有點殘忍。」

「我們西藏人可以多生幾個!」

「可以嗎?為什麼?」

「只能生一個是管漢族的,他們人口比較多嘛~我們少數民族就沒有限制了。」

「原來是這樣。」難怪那對姐弟的家族龐大。

「我有三個小孩,所以才想說開這間汽車公司賺點錢,不然養三個很累耶!」

「那你是老闆啊?」這下被我抓到了。「那發車那天幹嘛修車搞那麼久?」

「我也不想啊!那天我才剛從格爾木開回來而已,我員工跟我說又要馬上發車到格爾木,我本來也

很累啊!但是多跑一趟就多賺一趟嘛!唉~別說了,跑這趟我還虧錢勒~」

「為什麼?」

「我們還沒出拉薩前,不是被公安攔下來嗎?」

「嗯!我知道。」

「他抓我超載,要罰我Y$3000元。我跟他拜託了好久,他才只罰我Y$1500。吶,你看。」一邊說

著還一邊把罰單拿出來給我看。我看這個民營大巴的老闆人還不錯,他跟我解釋第一天半夜,他開

車開的實在太累了,才把車停在路邊休息。他也不是故意要拖我們時間的,加上另外那個司機都是

開白天的,所以他也不好意思叫他起來開車。然後還有‧‧‧‧一大堆他開民營大巴的甘苦談,我

就不多說了。

 

      錯過了先走的機會,我們一直到七點半左右才能通行。到達格爾木時,我的心情多興奮啊!馬

上就要脫離這台髒車不說,我們接下來的行程,終於不必再擔心廁所了。愛吃什麼就吃什麼,我想

這趟旅程最艱苦的部份終於過完了。﹝當然,事實上不是這樣。﹞到達火車站時,已經是九點了。

我們三個拎著大包小包地走進火車站,卻被一個公安給趕出來。他說我們不可以帶著行李進去,但

是這個車站又找不到檢查行李的 X光機器,為了把握時間,我一個人站在車站外看行李,派他們倆

去買票。票買回來,是明天PM16:46的票,但是已經沒有下舖的位置了,我們買到的是上舖的票。

 

 

 

      接下來,又是找地方住的問題了,大叔說,車站附近的小巷子裡,通常有民宿,都很便宜,他

想去住那種的。但是我們倆個想住洗澡方便的地方,所以大叔說要先陪我們找好地方,他再自己去

找民宿。朋友的中國移動通訊剛剛才收到一封簡訊:歡迎來到格爾木,郵政賓館位在火車站旁,交

通方便。現在標間一百二大優待‧‧‧‧一走出火車站的對街,就是那間郵政賓館。看起來又大又

氣派,雙人標間一百二,這價格對這樣的賓館來說算是很便宜了。所以我們三個又臭又髒的旅人,

就拖著又臭又髒的行李,走進它豪華的大廳裡問價錢了。﹝標間就是標準房間,有洗手間在裡頭的

。﹞大叔再度為我們發揮下崗老人魅力旋風,把每個櫃台小姐求的是不知道該不該答應他,最後以

Y$90成交。老實說,本來這種特惠價就是很難再殺價的了。大叔真是把殺價練成絕活了。

 

 

       於是我們三個又要一起同居一晚了,為什麼說是三個呢?因為大叔說他跟我們住,我們一人只

要負擔Y$30就好,大家都有利。他如果自己去找民宿的話,也很難找到房間這麼好的。所以我們三

個還是一起擠一間房吧!我和朋友當然願意,大叔一路上帶著我們,也教了我們很多事,幫了我們

很多忙。所以我們倆有心理準備今晚擠一張床。﹝因為是雙人房嘛!特惠價的,又不准加床!﹞沒

想到大叔一進房間,就看好空位,把櫃子裡的棉被拿出來,鋪在地上了。他說他要睡地板,我們倆

趕緊叫他別睡地板,萬一冷著了怎麼辦?但是大叔真的太好心了,他又捨不得我們倆擠一張單人床

,也不願意讓我們睡地板。就把房間裡的那塊空地搶去佔地為王了。我們爭不過他,只好請服務員

多拿兩床棉被來給大叔蓋。

 

 

      為了報答大叔,我們倆請他吃晚餐。不過我們的晚餐是一人一碗泡麵,加上一人一根火腿腸。

因為剛剛在路上走,這附近連一家商店也沒開,看起來挺荒涼的。只有樓下大廳有在賣泡麵,所以

我們也只有泡麵可吃了。好不容易有個乾淨的地方放鬆身體,吃點東西。邊吃邊想起,不知道毛毛

到格爾木了沒?我們的車這麼慢,搞不好他坐的那班比我們快?於是我叫朋友打電話給毛毛。

 

 

      不知道為什麼?毛毛總是給我們帶來歡笑。毛毛之於我們,就像迪士尼之於兒童般,歡樂無限

。朋友邊和毛毛講電話,我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這個倒楣的傢伙,晚我們一天的票。車子快到青

藏公路前,被公安查緝超載,整台車都遣返拉薩。我的天啊!太爆笑了。這傢伙為什麼老是這麼倒

楣?我們也有被公安攔住,為什麼就不用被遣返?這證明這傢伙真是衰到斃了。我們恐嚇他說,我

們詛咒他的咒語靈驗了,他會一輩子待在拉薩出不來‧‧‧‧哈哈哈~不過,最後還是祝他好運啦

!叫他出獄後記得打電話通知一聲,好讓我們想個更惡毒的咒,讓他倒楣一輩子。

 

 

      講完電話後,我們三個輪流去洗澡。我們還順便洗了些比較容易乾的衣服,晒在房間裡,三個

人的衣服又掛得整房間都是了。我們照例的轉到某台看「情深深雨濛濛」,最後是怎麼睡著的,我

也忘記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朵莉絲 的頭像
朵莉絲

someday 有一天我會.....

朵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