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四點,我們退了房,蘭州的街頭還是一樣沸沸揚揚,我們搭了計程車去火車站,開始可怕

 

的兩天兩夜硬座之旅。首先是來到硬座的車廂,我們才發現雖然我們的車票是連號的,但是居然是

 

被隔開的座位。因為硬座的車廂走道是在中間,而我和朋友就被隔開兩邊,多花了五十塊,竟然買

 

到的是這種票,冤枉啊~大人。座位也不是一人一個位置,而是一長條,三個人坐。而且位置的排

 

法是面對面坐的那種。也就是說,我的對面是一條兩人坐的座椅,而我們中間則有一張嵌在窗戶下

 

的小桌子,就像硬臥那樣,給人擺些東西的小桌子。我們的座位正好就是車廂的連結處,所以一走

 

過車門處,就有一間小廁所。硬座車廂的廁所,就又比硬臥車廂的還差一點,又小又髒。而且洗手

 

台是在外面一個只容的下一個人的小空間裡。朋友把他的行李放上行李架上,然後我們坐下來等著

 

火車開動。我坐的這邊有一個女孩已經坐在我對面靠窗的位置上了,她手托著臉頰,毫無表情的看

 

著窗外。我赫然發現她托著頭的手臂,靠近手掌的地方,有一個字。很明顯的是用刀子劃出來的,

 

那是個恨字。我嚇了一跳,叫朋友看一下她手上的恨字,朋友也覺得很可怕。接著所有旅客都上車

 

了,幾乎所有的座位都坐滿了乘客,我的位置是靠走道的,朋友則在另一邊的走道旁。我身旁坐著

 

兩個男人,對面也是一個年輕男人,只有對面靠窗,手上刻著恨字的女孩,一直看著窗外,動也沒

 

動。而那三個男人則是相互聊起天來了。朋友那邊除了朋友一個女生外,其他是四個四五十歲的男

 

人,他們似乎是認識的,一座上車就聊的很起勁。﹝因為我們的座位是車門數過來第一桌,所以只

 

有五個座位。﹞火車開動了,車箱內的服務員一節一節的巡視著車箱,他一來到我們這車箱,就指

 

著放在行李架上朋友的行李問,那是誰的行李?我一時間還不了解他幹麻這麼問?朋友答說是他的

 

。他就叫我站起來,毫不客氣的踩在我的座位上,然後把朋友的行李放成橫向的。可能是怕它掉下

 

來吧!但是我對於他一腳踩在我要坐兩天兩夜的椅子上,我突然感到很生氣。所以在服務員下來時

 

,我看見綠色的墊布上還有他的腳印時,我突然抓狂的拿起背包,用一種誇張的動作去拍打我的椅

 

墊。我的動作很大,表情很生氣,所以那附近幾桌的都注意到我的動作,就在我第三次用力拍打我

 

的椅墊時,朋友旁邊的那四個「老先生」〈雖然才四五十歲,但是看起來可老多了〉其中一個還說

 

了一句:「呦~這女的瘋了不成?」他的話傳進我耳朵後,我才猛然醒來,告訴自己,這裡始終不

 

是自己的地盤,我還是少抓狂為妙。我停下憤憤不平的動作,冷靜的坐回椅子上時,這才發現那個

 

服務員鐵青著臉站在車門那裡盯著我看。我雖然嚇了一跳,但臉上絕不能露出一點害怕或是退縮的

 

樣子。是!我就是生氣你踩在我椅子上,怎樣?哼!還好後來他瞪我瞪久了也沒對我怎樣,就繼續

 

去巡其他車廂了。接著,有兩名武警來巡邏,他叫我們全部都不許開窗戶。每一個窗戶開著的,他

 

們都會親眼看著你把窗戶關上才離開。因為「據說」,他們是有開空調的。但是真的很熱啊!我光

 

坐著也直冒汗啊!所以過沒多久,所有人又偷偷地把窗戶打開了。

 

 

 

      大約過了一小時吧!火車進站了,我們這個已經挺滿的車廂裡,又擠進不少人來,但是卻沒有

 

人下車。這時候,所有還有一兩個空位的地方已經全部坐滿了,而有些沒位置坐的,開始找像車門

 

邊,或是走道中間的空位坐了下來。其中有一個拿著車票上來,就站在我前面,死盯著手上刻著恨

 

字的女生瞧。結果那女生悻悻然地離開了座位,讓給新來的這個男的坐。搞半天,那不是她的座位

 

啊?我看她讓座時,還瞪了那男的一眼呢!真是什麼人都有,厲害厲害。火車開動了,我和朋友看

 

著很多沒位置的人,討論著他們不會要這樣坐兩天兩夜吧?不過朋友說,也許有些不是到廣州嘛!

 

當然可以將就坐一下啊!我才想到,對喔!可能是短程的啦!不過,後來事實證明我們錯了。因為

 

之後每一站都是只進不出。而我們這節車箱裡的人們,也已經開始多到走道全滿,車門全滿。廁所

 

旁邊的小洗手台也全滿。﹝記得嗎?我本來說這洗手台很小,大約就一個人可以站進去洗手,但是

 

他們竟然可以擠三個人在裡頭。﹞。連廁所也全滿,雖然有兩間廁所,但是無時無刻都有人在排隊

 

等著上廁所啊!加上無時無刻都有人要去車門那兒抽煙,所以我們最靠近車門的這桌就最擠。

 

 

 

      我和朋友隔著一條走道兩相望,最常說的就是:不會吧!現在才X點而已啊?時間過的好慢喔

 

!從四點半到七點半,短短的三個小時,車廂人數從「滿」到「爆滿」,廁所從「一點臭」到「惡

 

臭」,洗手台從「可用」,只是水量少,到「塞住」,洗手台積滿水,水也流不出來,地上滿是不

 

停搖晃的火車,將洗手台的積水給晃出來的泡麵湯。﹝對了,洗手台積水是有人把泡麵給倒在裡頭

 

,另一邊是菜頭蘿蔔湯。﹞。洗手台旁的垃圾桶從「乾淨」,只有少量垃圾,到「堆滿」,並且已

 

經打翻了,所以滿地垃圾,沒有人收拾之外,所有人一吃完便當,照樣將便當往那地上扔。這中間

 

,我們也不過就過了大約四、五個站吧?真懷疑為什麼沒有服務員來清潔呢?難道真的是沒錢買臥

 

舖的就不是人嗎?真的!他們當硬座車廂是載豬的。大概到PM20:00左右,終於有人來清潔了。那

 

個踩我椅子的服務員,拿著掃搜與畚箕,正一間一間車廂的掃過來。他一邊叫著讓讓,一邊清理地

 

上數不完的瓜子殼和零食袋。因為走道人很多,他掃的很慢很慢,而且還拖著一個大垃圾袋。看到

 

他從我後面掃過來時,還真不知道他怎麼能在這麼多人的情況下清理地板。接著他來到了洗手台,

 

將兩邊的垃圾桶給扶正後,打開一旁的窗戶,唰的一聲,所有垃圾全倒出車外了。然後是另一邊,

 

唰一聲,又解決了。我真是懷疑,如果所有東西都往窗外丟就行了的話,那他們幹嘛還要放置垃圾

 

桶呢?喔!對了,人家有開空調,所以不能開窗,不得已還是要放垃圾桶啦!接著他又清理了一下

 

兩邊的廁所,不過反正久聞不覺其臭,我也已經分不清是臭或不臭了。

 

 

 

 

      小販車七點半的時候曾經經過一次,那時我還不覺得餓。不過朋友開始覺得有點餓了,所以我

 

們打算等小販車再次經過時買便當來吃。大約八點半左右吧?那勇往直前,毫不退縮的賣飯小販車

 

終於夾帶著他的叫聲前來賣便當了。他不懼人群,﹝誰不讓開,就整台車壓過他啊!﹞不畏艱難,

 

﹝他的那台小推車的寬度幾乎就是整個走道的寬度了,真不了他是怎麼推過來的。﹞就這樣一路叫

 

賣過來,一個便當十塊錢,可以選四樣菜。我選兩樣,朋友也選了兩樣,我們共吃一個便當。在這

 

樣又擠又無聊的車上,不吃便當要幹嘛呢?還是吃吧!雖然我不餓。

 

 

 

 

      吃完便當後,我打算抽根煙,於是我們到了洗手台抽煙,拿出在格爾木郵政賓館裡買的「牡丹

 

」,包裝是紅色的,上面有一朵黃色的牡丹。點了煙,抽了一口。朋友這時眼睛暗示我看向我們車

 

廂。哇~所有人都因為在看我們抽煙,所以身體全都往走道方向彎曲,尤其是朋友那桌那四個老頭

 

最明顯。接著我再看向另外這邊的車廂,這邊的人們,居然也跟我們車廂裡的一樣。我的天啊!換

 

言之,兩個車廂的人,全都死盯著我們瞧。是!沒錯!我的確沒有在大陸的火車裡見到女生抽煙的

 

例子,但你們也不用這麼大反應吧?接著那個說我瘋了的老頭1,竟然開始現場報導了。

 


「你看看,她拿煙的姿勢多帥啊?」他除了對老頭2、3、4說,也對我坐的那桌說。

 

「呦!吸進去了,你看她是真吸煙呢!不是一下就吐出來呢!」

 

「看她抽煙的樣子就知道抽很久了喔~」

 

「看看,煙那麼短了還抽呢!」我的天啊!我竟然就這樣讓他給 SNG了一整支煙,等我們回來坐之

 

後,全部的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我們。老頭1開始對我們講話:ㄟ,你們倆打哪兒來的啊?去了那

 

裡玩啊?是學生嗎?抽煙抽多久啦?一直到前面的話題,都還能好好回答,到了抽煙的問題時,老

 

頭1竟然跟老頭2要了兩支香煙,要求我們現場表演「抽煙」這回事。老頭1說他不抽煙的,但是看

 

我們抽煙很有趣,所以非要我們抽不可。而且叫我們不要到車門抽,就坐在位置上抽吧!反正我們

 

最靠近車門嘛!而且後面那幾桌早就在位置上抽煙了,也沒人說什麼。所以我們莫名其妙的就坐在

 

位置上,為大家表演了精彩好戲:女煙槍抽煙。而我們附近幾桌的人,又全都把身體搞成向走道彎

 

曲型的看著我們抽完整支煙。你了解,大陸人「盧」起來,也是讓人抵擋不了的。

 

 

 

 

      然後他們拿出四分之一的向日葵出來,請我們倆吃。朋友真的就從花朵中剝下一顆吃吃看,他

 

說不錯吃,叫我也吃,不過我始終不敢吃。瓜子被吃光的花蕊部份,只剩下漆黑一片,和每一個瓜

 

子的凹槽。朋友拿起那四分之一的向日葵,假裝它是菜瓜布一樣的在手上假刷,旁邊的老頭4也覺

 

得有趣,把向日葵給拿過去,假裝在洗澡那樣的用向日葵四處洗洗刷刷。我看了覺得好笑,老頭

 

4停下動作對我說:吶~送妳,給妳帶回去洗澡去。我說我才不要,那多傷皮膚啊?不過我還是把它

 

接過來,摸摸它黑色的部份,那些尖硬的瓜子座還真是很硬呢!帶回家刷鍋子可能鍋子都給它刷壞

 

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朵莉絲 的頭像
朵莉絲

someday 有一天我會.....

朵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