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的最後一天

整個城市都在準備迎接凌晨的跨年氣氛中

我把白天的時間奉獻給了工作

原本應該四點下班

但拖拖拉拉的到了五點才從公司離開

每次我上早班

心裡就有個牽掛

不管是上班還是下班的時候

我一定會找一下我的貓朋友─黑狸

因為我家貓的小名叫啾狸

所以我在外頭認識的貓貓

都會被我按照牠的花色取名

公司附近有幾隻固定在那裡生活的貓貓

包括了黑狸、黃狸、和花狸。

黑狸全黑,耳朵有被剪的記號,

應該是有做過TNR的貓貓(TNR是英文Trap(捕捉)、Neuter(結紮) 、Release(放養)的縮寫),

牠親人、黏人、乖巧、聽話,甚至是叫了就來。

 

 

 

我第一次遇見牠在公司附近的機車腳踏板上睡午覺時

不過就是靠近牠,輕輕叫了牠ㄧ聲黑狸

我不過是把我平時的習慣(把貓叫成狸)硬套在牠身上

咱倆可是第一次見面啊

牠立刻就醒過來,還用喵聲回應了我的問好

我說黑狸,來!

牠便伸了伸懶腰跳下腳踏板走近我摩擦我的腳

我蹲下開心的摸摸牠的頭

但是我的午休時間已經到了

所以我驚喜牠的親人之餘也就丟下一句

黑狸,我時間到了,要回去上班了,

你餓的話就等我下班出來,我買罐頭給你吃好嗎?

邊說我就邊走上公園旁樓梯,準備回公司。

大概走了十幾階吧,我撞到了黑狸。

不,應該是黑狸衝上來擦過我的腳再衝到我的前面。

我更是嚇了一大跳,黑狸是在叫我不要走嗎?

我從沒看過這麼親人的野貓,牠怎麼這麼可愛?

當下我立刻決定不管午休遲到會不會被發現的事

我要立刻去旁邊的7-11買罐貓罐頭給牠....

當天下班時,我興沖沖的再跑去公園旁,大聲叫著黑狸黑狸....

但我沒看到牠,倒是在路旁的行人椅下坐著一隻黃狸。

我蹲下來問牠,黃狸,你知道黑狸在哪裡嗎?

黃狸沒有動,倒是又從路邊的車底下冒出一隻花狸。

花狸ㄧ看就知道還是小朋友,瘦瘦小小的,但非常活潑。

一看我蹲在黃狸旁邊,就走近我用頭摩我的膝蓋....

黃狸看到花狸靠近我,黃狸才解除警戒,也跑來磨蹭我。

不過牠們不像黑狸那樣可以從頭摸到屁屁,牠們兩個只願意給我摸摸頭....

 

 

 

從那之後,我每次經過公園時,都會叫喚牠們。

牠們在附近的話,就會從某個角落衝出來,讓我摸個幾把。

我有時間時,就到旁邊7-11買罐頭給牠們吃....

 

 

 

一直到了2011的最後一天

我很高興我的下班時間沒有拖太久

我心裡盤算著:我要先找看看黑狸在不在,

在的話,我要給牠ㄧ個罐頭當跨年禮物。

跑下公園的長梯,我又大叫:黑狸,黑狸....

花狸先出現,我問:花狸,黑狸在哪裡?

黑狸很快的就出現在花狸後頭

我最喜歡遠遠的看見牠們就大叫:來,快過來....

因為牠們聽得懂,總是會在我叫牠們快過來時,

用奔跑的姿勢衝來我身邊。

我特別愛那種貓咪衝向我來,

好像見到一個老朋友般要衝過來給我一個擁抱一樣。

我蹲了下來,花狸先到,我就摸摸牠的頭,

黑狸後到,但我比較喜歡摸黑狸,

因為牠很穩定,不怕被人類摸。

花狸還小,有時摸牠牠會轉頭伸手跟我玩,

但是我曾被野貓抓傷臉,也曾被另一隻家貓差點把眼珠給抓傷,

所以我比較怕花狸的爪子會抓傷我。

我敷衍的摸摸花狸後,就專心的摸著黑狸。

花狸好像忌妒了,看我一直摸黑狸,就身手想去打黑狸。

黑狸很文雅,還手只是輕輕的撥開花狸而已,

但花狸倒是很愛一直來打黑狸,

我只好出聲制止花狸,跟牠說不可以這樣。

花狸看我幫著黑狸,好像有點氣餒,就轉過身去繞到我背後,

我就黑狸黑狸的叫,手也拼命的撫摸她。

突然間我覺得大腿怎麼刺刺的,低頭一看,

小小的花狸抱住我的大腿,爪子勾進褲子了,

我趕快叫花狸不要抱我,叫牠放開手,不然我大腿要被牠抓傷了。

花狸又被我拒絕,牠放開手後,轉頭咬我的書包....

我猜牠是生氣吧,因為我總是很偏心的摸著黑狸,

對花狸和黃狸都比較敷衍,

隨便陪牠們一下,如果黑狸沒出現,我很快就會說我要走了。

在公園旁找貓,我從來不會叫黃狸或花狸,我永遠都在尋找黑狸,

所以後來我叫著黑狸黑狸的時候,

花狸和黃狸也不管是不是在叫牠們

牠們都會現身出來給我摸,

我甚至懷疑牠們會不會以為黑狸兩個字就是貓貓的總稱呢?

 

 

 

我想,我要趕快去買罐頭了,不然花狸要開始調皮了。

如常的跑去7-11買了ㄧ罐偉嘉出來,花狸躺在機車座墊上,

黑狸坐在地上等我。

牠們都知道我手上拿的罐頭是要給牠們吃的,所以都站了起來,

跑到我身邊來等著吃罐頭。

有鑑於以前我餵牠們吃罐頭的發現,花狸太會搶,黑狸太禮讓,

萬一我又把整罐都倒在紙上,花狸會吃掉大部分,黑狸則會吃不到

而且花狸ㄧ下吃太多又會吐出來,所以我會分開給。

花狸的就倒在紙上,黑狸可以用筷子餵牠。

我很偏心,我把大部分罐頭裡有果凍狀的部分都倒給花狸吃,

當然也還是有參雜一些魚肉,但是因為牠吃的快又吃的多,

所以我把比較完整的魚肉留給黑狸吃,因為黑狸太溫柔了,

牠不跟黃狸和花狸搶,每次都只能吃剩下的殘渣。

我想,黑狸吃的少,那就給牠吃的質好一點,

花狸吃的多,給牠差一點,但量多一點。

一邊餵牠們,我一邊和牠們說:黑狸啊,花狸啊,

再過幾個小時就要跨年了喔!這是我送給你們的跨年禮物。

你們乖乖的吃,我等一下就要走了喔!

 

 

 

這時候路邊有台箱型車停了下來,沒有熄火,可能在等人吧,

我並沒有理會,繼續看著兩個可愛的貓貓,享用我的禮物。

花狸吃完就會抬頭看我,我還在用筷子餵黑哩,牠就想伸手過來搶。

這時我會再挑那些果凍狀的部份倒給牠,牠就乖乖低頭吃。

黑狸也是嬌滴滴的,整個罐頭丟給牠牠不會吃,

非要我弄在筷子上給牠,牠才會吃。

又過了一會兒,有台機車從人行道騎過來,停在我身邊,也沒熄火,

她排氣管的煙就這樣噗噗噗的噴到我臉上。

我心想,她一定很快就走了,沒關係,反正罐頭也快吃完了,

我快點餵完也就沒事了。

但是大概持續近距離的吸了1分鐘左右的廢氣後,我終於受不了了,

她都不會覺得靠我這麼近讓我吸廢氣不好意思嗎?

幹嘛不快點下去人行道啦!我才抬頭看到底是什麼狀況?

原來機車想從我這邊人行道的斜坡下去,

但斜坡前停著剛剛那台箱型車,

她一直催油門暗示要那台箱型車移動,

但箱型車應該是沒聽到,動也不動,

所以我剛剛一直被機車催油門的廢氣給噴到。

可是我看這路邊的寬度,說實在的,箱型車不要動,

機車也還是可以很容易的就騎下去,那並不是很窄的寬度。

我是真不明白機車為何不走。

不過因為機車離的我們很近,又是發動中,

黑狸已經有點警戒心了,牠停住不吃,看看箱型車後就走掉了。

我本想寄望花狸把剩下的一點點吃乾淨,但黑狸ㄧ走,

花狸也停下來。但花狸竟然是走向箱型車的後輪,

兩隻前腳攀在輪子上,頭正往車底下看,

牠的動作就像是要找個溫暖的地方躲藏一樣。

 

 

 

機車上的阿姨立刻叫牠不要過去,

我也被牠嚇到了,阿姨轉過頭來跟我說,這樣很危險ㄋㄟ,

我也一邊走過去一邊叫著花狸,回來....

而那台剛剛都一直停著的箱型車,就這麼巧的在這時刻動了

他剛剛一直都停著,一直都停著的....

 

 

 

我就眼看著輪子突然向前轉動,花狸就這樣在輪子下轉了一圈,

我無法克制的大叫了一聲啊....

花狸還從輪子下竄了出來,衝到路邊,往反方向狂奔,

黑狸也突然出現,追在牠後頭,速度之快,

我傻傻的想著,會不會其實沒有壓到呢?

剛剛心糾了一下,現在又想著還好,也許是沒有壓到。

阿姨和我看著花狸奔跑的背影,

阿姨還說:牠剛剛有被"稿著"(台語)ㄟ。

我正說著也許沒有壓‧到‧呢‧‧‧花狸在過馬路時倒下了....

四肢僵直....我立刻就啜泣起來大喊著不要啊....

這是最糟的結果....

 

 

 

箱型車停下來,阿姨說你壓到貓了,

他懷疑的望向後面,看到花狸就倒在路中間。

箱型車問那是誰的貓?因為他看到我手上來拿著貓罐頭和筷子。

我說是流浪貓,但是牠們都有人在餵。

阿姨說趕快送牠去醫院吧!

箱型車只好走向花狸把牠抓起來,往車子方向走。

我問你要把牠載去哪裡?

箱型車說我送她去醫院啊!

我說那我跟你去。

他把花狸放在副駕駛座的腳墊下,我坐進後座。

花狸還在掙扎,我想牠很害怕吧?一下子跳到後面,

一下子往窗戶跳去,簡直是雪上加霜,

牠已經傷的那麼重了,又因為害怕撞擊更多次。

我也怕牠跳來跳去會害妨礙箱型車開車....

但是過一會兒,牠已經沒有力氣再跳了....

箱型車開了一下就又停下來,原來他真的是在等人,

要拿東西給某個阿姨,又要交代一下什麼家務事之類的,

阿姨看到花狸在腳踏墊上先是害怕了一下,

箱型車說要先載花狸去醫院,回來再跟她解釋....

那阿姨還罵箱型車你搞什麼?露出嫌噁的表情,

箱型車說,牠有人在餵的啦!

後來阿姨看到後座的我,更是嚇了一跳,

我只好說,我剛剛才在餵牠,可不可以先送牠去醫院....

我都快急死了,你們的家務事都不能等送醫院以後再講嗎?

反正拖了一會兒才開出大街去,

箱型車打電話問朋友附近的動物醫院,

我只好一邊看著花狸一邊看路邊會不會就有動物醫院。

花狸一直在喘氣,牠看起來很痛苦。

但我寧可牠還會喘,只要不吐血,撐一下到醫院也許有救呢?

但是這該死的跨年夜路上車多的要命....

該死的紅綠燈....該死的不能左轉標誌.....

每一樣都是拖延到院時間的因素.....

 

 

 

好不容易到了醫院,箱型車把花狸從副座抱下來時,

我看到牠吐血了....

牠的嘴角全都是血,也滴的滿身都是....

我立刻哭了....痛哭....

一直到醫院的診療檯子上,醫生給牠氧氣罩急救,

我知道是很難救活了....

也許牠剛剛已經在車上斷氣了我都不確定....

但我手上還拿著剛剛餵牠的空罐頭....

我還很偏心的只給牠吃比較差的部份....

把大塊的魚肉都給黑狸了....

我沒辦法靠近診療台

我不想看見牠吐血的樣子

我要牠能活起來....但我只會痛哭....

過一會兒醫生就宣佈急救無效....我除了哭以外還是哭....

 

 

 

我一直以為自己很聰明,遇到事情很冷靜,

我一直都很有辦法去應付我遇到的緊急狀況

但原來我遇到如此突如其來的意外

我只能像個白癡ㄧ樣站在一旁哭....只會哭....一點用都沒有....

 

 

 

我應該更快的過去把花狸從輪子下趕跑

我應該在牠倒在路中間時就衝過去抱牠起來找計程車去醫院

我應該叫箱型車不要再和阿姨講那麼多,快點去醫院

我應該跟箱型車說違規罰單我來繳,你不用管不能左轉的標誌.....

我應該在前座陪著花狸給牠安慰

我應該抱著牠讓牠死在我懷裡而不是死在腳踏板上....

 

 

 

我根本不應該留下來給牠們什麼跨年禮物....

我不要那麼多事那麼無聊不就不會害到牠了嗎?

牠也許現在還會躺在公園旁的機車椅上悠閒的輕晃牠的尾巴....

這是2011的最後一天的最後幾小時了

花狸怎麼就這樣死了

牠還是小朋友啊!牠只是不懂得危險,好奇又調皮,

覺得箱型車停在那邊又沒熄火,

車底盤一定是個溫暖的地方,牠想跳進去看看....

我怎麼就沒有衝過去阻止牠呢?

 

 

箱型車付了花狸的診療費還有火化的費用1800

對我說:我也都付了,我也沒辦法,這樣可以嗎?

我說:謝謝你願意帶牠來,還有負擔牠後面處理的費用。

箱型車就走了。

我問醫生我可不可以再摸摸牠,醫生說沒關係,

只是妳眼淚不要滴到牠身上,不然牠會跟著妳。

我心想,牠如果會跟著我我會很開心吧!

 

 

 

我第一次可以摸她從頭摸到屁股,

也第一次發現原來花狸是個小女生。

她的毛很軟很好摸,小手小腳內側的毛都是白色的,

鼻頭和腳掌的小肉球是粉紅色的。

她原來長的很漂亮,和黑狸黃狸比,她漂亮的多。

我偏愛黑狸是因為黑狸可以摸,而且不會伸爪子,

所以我比較不怕被抓。

但花狸因為還小,還有打鬧的天性,總是冷不防的來個一爪,

讓我沒機會好好看看她,好好摸摸她。

現在她死了,我終於有機會貪婪的撫摸她,

感受她還沒消失的溫度....

我告訴她:花狸,姐姐愛妳。姐姐好愛妳。妳乖乖的去吧.....

去上帝的懷裡安息,以後我會再去找妳的。

 

 

 

我想這會是我這輩子永難忘懷的跨年夜....

目睹了一場意外,看著一個生命就這樣一點一滴的消逝....

明白了我的束手無策無能為力

看到了生命的脆弱

流浪動物的可憐處境

一定有更多的流浪動物發生意外後沒有人處理牠們的屍體

我好想問   為什麼

為什麼要讓我認識牠們

又為什麼要讓牠們如此的親人擄獲我的心

既然已經成為我心裡的牽掛了

又為什麼要讓我看見牠這樣的意外離開

她的最後一餐還在我偏心的情況下吃完的....

難道上帝是在叫我不要偏心嗎?

我不知道,我不明瞭。我想要有個答案,卻無法得到。

 

 

 

我只知道從此我明白了什麼是椎心之痛

那是一秒內有幾萬隻針突然插在心上的感覺

絕望的破碎

教我來不及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朵莉絲 的頭像
朵莉絲

someday 有一天我會.....

朵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