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九點吧?我們經過了一個村落。馬大哥說要買皮帶,他先幫我們找家店,讓我們在裡頭

坐坐。說是店,也不是我們一般想像中的店。其實青藏公路上的店,都是藏族、回族自己的住處,

只是把客廳挪出來讓客人坐而已。我們四個人就這樣突兀地坐在藏人家的客廳裡。但是他們還是很

客氣地請我們喝茶。我覺得藏人或回族人其實待人都不錯,像我們這樣沒有點東西吃的客人,他們

還是肯招待我們,也不會給我們臉色看。 Moon和 Candy因為不舒服都不想吃東西,朋友也還是怕

吃了東西會吐,也沒打算叫東西吃。而且他們三個人都是結著一張苦瓜臉。可是‧‧‧‧我肚子好

餓,幾乎兩天都沒吃什麼東西‧‧‧‧我不好意思的問他們,我‧‧‧‧可不可以‧‧‧‧吃東西

?哇!三個人瞪大了眼看我,氣的像是要殺了我的樣子。當然,我知道他們是開玩笑的!我不太敢

吃羊,也不太愛吃肉。可是那邊的食物大都是手扒羊肉、犛牛肉之類的‧‧‧‧所以我還是只能選

擇泡麵。在這幾次近出大陸的經驗裡,我知道康師傅這個牌子很很很有名,像康師傅冰紅茶,大概

是所有大陸人喝冰紅茶的第一選擇吧?〈廣告還是任賢齊拍的!〉還有康師傅泡麵。賣到連這荒山

野嶺的青藏公路都能買到‧‧‧‧真正了不起ㄚ!!

 

 

        吃到一半時,馬大哥就回來了。天ㄚ!他還是弄不到同 SIZE的皮帶,又買了三條長的皮帶回

來,在那裡又切又磨的想弄短一點。唉~~~PM10:30又繼續上路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晚上天氣

太冷,皮帶一裝上去不一會兒就掉了。白天皮帶掉了,馬大哥還會去把它撿回來用,可是晚上很難

找的到。在這條漫長的公路上,連一盞,就那麼一盞路燈都沒有。

 

 

      第一個皮帶掉的時候,馬大哥問我們是要再住一晚,還是繼續走?他說再往前有個地方叫那曲

。那裡一定買的到這車子的皮帶。我們當然說賭賭看囉!看在皮帶掉光前能不能到達那曲,不行的

話‧‧‧‧就‧‧‧‧

 

 

     PM23:30,當第三個皮帶也掉了,我們離那曲還有一個多小時的路程。車子已經不能動了。四

周除了無盡的黑暗,什麼都沒有‧‧‧‧氣溫應該在10度以下。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馬大哥說他

先去那曲買皮帶,要我們在車上等他。他很認真的告訴我們,不要隨便下車,不要讓別人發現我們

在車上,有人可能會打劫我們,不然就是報告公安去。所以除了要上廁所以外,千萬別下車。接著

他撿了很多大石頭圍在車子的四周之後,就搭便車走了。

 

 

      其實車子並不是停在公路旁。馬大哥在車子走不動時,已經盡量將車子往路邊靠了,可是我們

的車身還是有三分之二在公路上。所以馬大哥才要圍那些石頭。這兩天下來,我注意到這條路上,

經常有一些大石頭,或是土堆會擋在路中間。每一次馬大哥都會繞過那些石頭開過去。晚上因為沒

有路燈,車燈遠遠地照到石頭時,反射的光線很強,所以晚上也能很清楚地避開石頭。我了解他放

那些石頭的用義,但我還是有些害怕,因為這個時間還會在路上跑的,就是那些趕工修路的超巨大

砂石車。那些砂石車開的是又急又快,我們又正好停在路的轉彎處‧‧‧‧每一台砂石車的燈光從

路的那頭彎進來時,我總是閉上眼睛,害怕有哪一台不小心的砂石車,壓扁我們這台小又爛的山塔

那‧‧‧‧

 

 

8月10日

 

      這個夜晚,是除了小吃店我頭痛想吐的那晚以外,第二個難熬的夜晚。冷空氣不斷地從車門旁

滲入。冷的發抖的我已經無法用睡覺來遺忘現實了。不要說現在在深山裡,海拔幾千公尺高。白天

時,所有衣服穿在身上就已經有些冷了,現在的我簡直快凍死了。我很想上廁所,但是我連一根手

指也不願意動,當然不可能下車去囉!外頭的溫度我想差不多只有 5度左右吧?!車內雖然暖不了

多少,但一定不比外頭冷ㄚ!我心裡想,如果我能活著回台灣,我該怎麼告訴別人,這個夜晚我到

底有多慘?那一絲絲的冷空氣就從身旁的車門縫不斷地鑽進來,它們就像全部都變成利刃,一刀一

刀地削我的肉刮我的骨一樣那麼難受,那麼痛苦。想上廁所,可是又不想下車去。已經極度疲倦,

卻無法睡著。每一秒都擔心下一部車會把我們壓成肉醬‧‧‧‧

 

 

      看著身旁的 Moon和 Candy,他們倆還能一起相擁取暖。前座的朋友也有一條睡袋保暖‧‧‧

‧再看看我自己‧‧‧‧我好想哭!!我想起對我好的人,曾給我溫暖的人‧‧‧‧我暗暗祈禱,

希望馬大哥能快點回來。

 

 

    大約AM2:00左右, Moon和 Candy醒過來了。﹝他們倆一直不知道車子早就停了。﹞ Moon很

驚訝地問我們車子為什麼停在路上?我們跟他解釋經過,請他耐心等馬大哥回來。可是他似乎很慌

張,拿起手電筒就拼命地往外頭照。他的舉動嚇壞了我和朋友,我們請他不要打開手電筒,並且把

馬大哥的話再次的告訴他,他才把電筒關掉。可是一會兒,他和 Candy就下車去了,不但一直大聲

用韓文鬼叫,還一直拿著手電筒到處照。這中間還有幾台砂石車經過我們旁邊‧‧‧‧我和朋友已

經氣的不想理他們了,他們難道不知道這樣做只會令我們更危險嗎?

 

 

      大約五分鐘後,他們倆上車來,Candy對朋友說:「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司機把我們放在路

中間耶!司機一定是瘋了,我們會被車撞死!」﹝當然,她講的是英文!﹞我們告訴她,我們知道

我們在那裡,而且司機已經圍了很多石頭在我們車子的旁邊,那些駕駛人會看到石頭的反光的。

「司機走了多久了?」

「大約2小時了。」

「你們確定他一定會回來?」 她十分不相信地問道。

「我們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相信他,所以我們相信他一定會回來。」我們無奈地表示。


「萬一他不回來呢?你們怎麼能確定呢?我覺得他一定是瘋了,竟然把我們放在這裡。我看搞不好

車子根本就壞了,他不敢說,就逃走了!」

「可是我們現在也沒別的辦法啊!」

「我們可以去搭便車,讓別人載我們去拉薩啊!」

「你怎麼知道你攔到的那個人就一定會幫你偷渡過去?他如果不願意,反而去告密的話,我們都要

坐牢的耶!」

「可是我們現在真的非常危險耶!只要哪一台大卡車不小心,我們都會被壓扁的!」 Moon還是對

於車子被放在路上十分地不諒解馬大哥!還在用手電筒照來照去。

「你再繼續這樣照來照去,我們才會更危險!如果被別人發現三更半夜這車上有四個外國人,我們

會死的更快!」朋友對他們倆說了重話,他們倆終於閉了嘴,乖乖地待在車上。不一會,居然又睡

著了。

 

      朋友用台語問我:「你相信他會回來嗎?」可能也是怕 Moon還沒真的熟睡吧!我也自然地用

台語回答:「不然也沒別的辦法啊!他就算不回來,我們現在也不能離開車子吧?」

 

「其實他一路上一直跟我道歉,說他不好意思,害我們拖了這麼多天。所以他第二天才一直幫我們

趕路,皮帶才會掉。」一聽朋友這樣說,我就知道他一定很相信馬大哥,我也跟著附和,表示我也

相信他是會回來的。但其實我內心沒有那麼確定,加上我已經對於不斷地突發狀況感到十分厭煩了

。原本一天一夜的行程,已經變成三天三夜了。我還在為我的雪噸節哀悼,相不相信他又如何呢?

已經來不及了不是嗎?我還在生這輛爛車的氣呢!在格爾木修了這麼久,居然還狀況百出,這不是

令人惱火嗎?我只是依常理判斷,馬大哥已經拉我們三天了,中途都沒丟下我們,沒道理在這時候

落跑吧?!而且我們還沒付尾款呢!

 

 

      這兩個一上車就拼命睡,又不看路又不聽人家講話。車子都停了兩個小時了,才知道要緊張?

會被撞死的話,早就撞死了啦!在格爾木被人家騙的還不夠喔?壞人就那麼輕易相信,好人做的要

死要活的,你就硬是覺得人家是瘋子、是騙子‧‧‧‧朋友用台語一直在唸他們倆。當然,他們聽

不懂,而且他們在睡覺~~~不過想想也是啦!第一晚,馬大哥回格爾木拿電瓶。第二晚,他睡在

車子裡等他朋友。今晚又沒得睡,趕到那曲去買皮帶了。他也算是為了我們鞠躬盡瘁了,為什麼我

心裡沒有那麼肯定他一定會回來呢?是因為我心裡算計的只有錢,所以看不見別人對我的好嗎?因

為我覺得付出Y$800,我應該一天一夜就到達拉薩?我請假一個月沒有上班賺錢,又花一筆錢來玩

,所以我希望所有事都稱心如意。一有意外的狀況,更令我無法忍受。我知道全都是因為我心裡想

的都是錢。我捨不得花費那麼多錢之後,卻在這裡浪費時間。所以我不高興,所以我怪這台爛車,

所以即使馬大哥已經為我們做那麼多了,我依然看不見‧‧‧‧朋友一邊唸著兩個外國人,卻是我

有所省悟。我感到很慚愧‧‧‧‧我告訴自己,不要再想著我損失了多少,不要再這樣小眼睛小鼻

子地怪東怪西,我應該感謝馬大哥為了我們這樣盡心盡力。懂得感謝我才能重獲快樂,心不再被錢

所綑綁。

「你預計他多久會回來?」我問朋友。

「我想AM3:30左右吧!?」

「嗯!我知道了。」有一個時間底線,感覺上會比較好等。我可以將等候的時間一分一秒地扣除。

「你想,我們到拉薩時,一人出五十塊,湊個一百塊當小費給他,好不好?」

「嗯,好ㄚ!」這樣也好,彌補一下我愧疚的心理。

 

    我繼續靜靜地忍受冰寒的空氣,默數著倒序的時間。每一次忍不住看時間,才過了幾分鐘。這

個夜晚真是出奇地漫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朵莉絲 的頭像
朵莉絲

someday 有一天我會.....

朵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brucemeya
  • 1)
    或許姑娘有練過,
    發現卡車的路徑不對時,
    能瞬間開車門、側身一躍、一個翻滾著地後再輕撩一下秀髮;
    否則的話,當卡車真的殺過來,
    睡著跟沒睡著的結果,似乎不會有太大的差別耶...
  • 但是起碼我要有心理準備啊~
    ︿︿我是這樣想的啦~

    朵莉絲 於 2009/07/18 10: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