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距離拉薩還有一小時車程的時候,我們被公安給攔下來了。因為這裡並不是檢查站或是任

何一個特別的地方。它就像是我們台灣的酒測臨檢一樣,是隨機抽樣的。馬老大連壓克力板都來不

及放上來呢!﹝人生就是這樣,中馬票都沒這麼準,前面幾台車都是這樣開過去,這種有的沒的偏

偏就是會攔到我們。﹞馬老大見到公安招他過去,他趕緊丟一句:「裝病,不要說外國話,還有,

把帽子脫掉!」我們就慢慢靠邊停了。﹝我想,戴著帽子可能一看就看出我們是遊客吧?!﹞

 

 

       馬大哥停好車,馬上下車去跟公安哈啦,一會兒一付關心的樣子,問人家現在局勢如何,路修

的怎樣了ㄚ?一會兒又扯一下自己以前是在哪兒當公安的。然後又一直問人家要不要吃水果,就到

後車廂拿了幾顆哈蜜瓜給那個公安。我看那位公安可能是被馬老大煩個半死,只是稍微的往車內看

了我們四個一眼,就揮手叫我們走了。

 

 

      馬老大真的還算有一套呢!沒想到他果然有很多過關的方法,不是只是放個壓克力板就算了的

,他居然敢拿炸彈暗算公安呢!那兩顆哈蜜瓜就是囉!在沱沱河的那天晚上,他也拿出兩個哈密瓜

要請我們吃,還用小刀切好了放桌上。結果我拿一片起來,還不用入口我就把它丟了。因為我聞到

一股超濃的汽油味‧‧‧‧噁斃了!因為馬老大在後車廂放了一桶汽油,﹝青藏公路連路燈都沒有

,當然是要自己帶油囉!﹞而哈密瓜就跟汽油一起悶在後車廂裡‧‧‧‧可是我看馬老大一點也不

介意它的汽油味。﹝可能習慣了吧?!﹞所以剛剛那個公安如果把哈密瓜吃下去,然後又抽煙的話

‧‧‧‧算你狠,馬老大!

 

 

      PM15:30,我們終於進入了拉薩。終於見到人、車、房子‧‧‧‧見到這些景象,我可以放心

地說,我們終於底達拉薩了。這個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我會來到的地方,在我的想像裡就是這樣──

稀疏的房子,路樹又高又大,路邊還有些馬兒、牛兒跟在主人的後頭走。皮膚黝黑的人們騎著腳踏

車代步‧‧‧‧果然就是這樣,我終於來到這個樸實的城鎮──拉薩。

 

 

      馬老大問我們要住那間旅館。 Moon和 Candy看著旅遊書說他們想去雪域賓館。 Candy一付急

著趕快去洗澡的樣子,我們就讓馬老大先送他們去囉!車子越開越接近市區‧‧‧‧靠!這裡那是

什麼落後的小鎮ㄚ?!商店林立不說,兩座超大的百貨公司就聳立在市區。還有一間五星級的飯店

據說住一晚要價US$330‧‧‧‧最不可思議的是,那傳說中的布達拉宮‧‧‧‧居然就在市中心!

﹝真正是‧‧‧‧夭壽喔!﹞一般人印象中,這種偉大的寺廟建築不是應該會在比較僻靜的地方嗎

?他居然就這樣大剌剌地蓋在市中心。路上一堆外國人走來走去~~~這裡比格爾木熱鬧不知道幾

百倍,我看得眼睛都要凸出來了!還有一堆裝潢的很漂亮的三輪車在路上跑!每一台三輪車的車廂

外殼都有手繪的花邊,再講究一點還有紗布的簾子放下來遮陽呢!簡直是美倫美煥!沒想到,原來

是我一廂情願地以為這裡很落後。﹝不過也是只限市區啦!﹞怎麼想的到,這裡居然是大陸的觀光

重鎮勒!

 

 

      雪域賓館在市區中最熱鬧的八角街裡面,車子要開進去實在很困難。滿滿的攤販,滿街的藏人

和遊客。我們只能用很緩慢的速度前進。不過,這樣子倒是方便我貪婪的偷看這些藏人。看他們的

服裝,看他們的臉頰,看他們的頭髮~~~哎呦~~~真的很髒很噁心耶!!他們衣服都髒的不得

了,難怪藏服都是深色的比較多,省得洗嘛!最可怕的是他們的頭髮,油到颱風也吹不亂他們的髮

型吧?!明明是黑色的頭髮,為什麼看起來你還是會覺得它很髒?很油?﹝聽說藏人都不洗澡的,

一輩子只洗三次:出生、結婚、死亡?﹞這些藏人和旁邊的洋人一比,正好可以體會什麼叫‧‧‧

‧黑白無常!﹝什麼譬喻ㄚ?﹞好不容易擠到了雪域賓館,把 Moon和 Candy放下車,還給他們留

下了朋友的電話後,我很高興終於不必再跟他們一起行動了。現在換我們倆要找地方住了。我們倆

先請馬老大帶我們去亞賓館。那裡據說是很多自助旅行者落腳的地方,房間好,價格便宜。而且也

在市中心附近‧‧‧‧驅車進入亞賓館。天ㄚ,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美麗的旅館。每一個窗台上都有

花卉,加上藏式的建築總是配合著手繪的花邊。每一扇門和窗的周圍都有鑲花邊的繪圖,顏色鮮艷

大膽,配上白色的石牆﹝不是水泥牆ㄛ!﹞讓人感覺華麗卻不失雅緻。不過‧‧‧‧已經沒有床位

了!哈哈~~~﹝笑中有淚﹞。然後是太陽賓館, X賓館, Y賓館‧‧‧‧沒有一家有床位的‧‧

‧‧只要是這種背包族住的地方,老早就沒有空房間了。因為雪噸節嘛!不要說是遊客爆增,連一

些在外游牧牛羊的藏人們,也全都會在這個時候趕回來拉薩過節。﹝不過拉薩地區的卻是出外過節

,亂怪一把的!﹞所以,所有的賓館全都客滿,一間也問不到。﹝我看 Moon和 Candy應該也找不

到賓館吧?!﹞問他們:「那明天有沒有空房?」千篇一律回答:「明天再來問!」哈哈,這下可

好了,千辛萬苦來到拉薩,結果要露宿街頭了。偏偏我又忘了帶白布和白蠟燭來,不然找個偏僻角

落躺下來,點個蠟燭蓋上白布睡在街上也不怕危險啦!

 

 

       好吧!改變戰術,去問那種高級一點的飯店好了。我們倆叫馬大哥帶我們去找比較好的飯店問

問看‧‧‧‧結果還是一樣,客滿、客滿、客滿。好不容易問到兩家,都只剩最後一間房,一個Y$

450,一個Y$490‧‧‧‧天ㄚ!那我還是去買白布和白蠟燭好了!馬老大知道我們住不起那麼貴的

,就提議我們可以去住他朋友家,可是他要先打電話問他朋友行不行?!結果他朋友據說都出外去

歡度雪噸節了,一時聯絡不到。馬老大說:「那先洗車吧!順便等他朋友回電!」

 


 
      天ㄚ!洗車!又來~~~真是不懂,他們怎麼這麼愛洗車呢?!反正馬老大明天又要回格爾木

啦!只要一上那條路,根本就是沙塵滾滾,不懂他們為什麼一定要洗?不過,洗車的婦人就很可憐

了。記得在格爾木時,我說我們的車〝洗是洗了,不過就是有點怪!有人會把腊塗在車殼上,塗的

它白白的,又不洗掉,就算洗好了嗎?而且車是紅色的!〞記得嗎?現在當然已經看不到那些白白

的腊了,只有沙塵和土。洗車的婦人以為用水沖一沖就行了,誰知道那些原本塗在車殼外的水腊很

難沖洗,她還得拿布用力的刷那些水腊。雖然我對車子是完全不懂的,但是我猜,這樣馬老大是不

是就不用付打腊的錢了?!他只要付水洗的錢,就有人免費幫他打腊了?!所以之前他才會在車殼

上塗腊,但是不洗掉?!不過,現在也問不到他人,因為他一到洗車場後,他朋友就打電話來,叫

他可以去拿鑰匙了!一直到車洗好後的半小時,他老大才回來。他說他拿到鑰匙了,可以去他朋友

家借住,只要給一點點錢就行了。而且他朋友都不在家,我們住那裡也比較自由。可是,那裡有廁

所但沒有衛生間!!也就是沒辦法洗澡‧‧‧‧這下是要選擇窮死還是髒死?!﹝奇怪了?為什麼

我這一路上的選擇,全都是死呢?!﹞我們希望可以住他朋友家,可是又希望起碼今天能洗澡,也

要把衣服洗一洗‧‧‧‧所以我們拜託馬老大繼續帶我們去找飯店。可以的話,明天再去住他朋友

家。因此我們又在拉薩市內逛了好幾圈,終於在比較市郊的地方找到一間飯店,Y$288,而且二十

四小時有熱水,真感人。﹝其實途中也有問到一些房間比較便宜的,但是,不是沒熱水,就是沒

有浴室!你相信嗎?有些非常大的飯店竟連浴室都沒有!要洗澡的就自己去外面澡堂洗!﹞我們從

車上搬行李下來後,拿了Y$900給馬老大。他數數後說:「數目不對ㄚ!」我們倆只是笑笑。他大

概猜到多出一百是給他的小費吧!用一種曖昧的表情說:「那你們是‧‧‧‧」還沒等他說完,我

搶他話:「這一百是我們坐你車回格爾木的車錢ㄚ!」他知道我跟他開玩笑,也笑笑收下了。不過

他說,回去時,如果我們倆能再找兩個人一起包車的話,他願意算我們便宜點!

 


 
     PM18:00,﹝看我們找了多久的飯店。﹞進了房間,馬老大說要去找朋友,晚點再來帶我們去

吃飯,我們兩人就趕緊輪流去洗澡了。我帶著所有的衣物進了廁所,打算連衣服都洗一洗。一開熱

水‧‧‧‧又等了十分鐘‧‧‧‧靠!還是跟蘭州的那家飯店一樣。沒熱水!!氣死我了。叫服務

員來修熱水,還等了20分鐘才修好!!真兩光!好不容易可以洗澡了,我才終於能將 5天沒洗的打

結頭髮,和沾了 5天灰塵的身體,用力地刷了一遍!再把所有衣物也都清洗一遍!﹝還好,朋友還

有帶洗衣粉!﹞等我洗好澡,換朋友去洗。我請服務員給我一個電暖爐,﹝拿了三遍,因為前兩個

是壞的!什麼飯店ㄚ?﹞把所有衣服都晒在電暖爐旁邊,想把衣服晒乾。等到朋友洗好衣服後,整

個房間都是我們晒的衣服。打開電視,看一下大陸節目‧‧‧‧居然看到「自然就是美」的蔡燕萍

。原來她已經在大陸做到什麼人民代表了勒~~~不過,講話還是那口台灣國語,跟其他的北京腔

一比,還滿好笑的!再轉台,又看到綜藝節目,叫五個老人在台上玩蘿蔔蹲﹝都是白髮蒼蒼的那

種!!﹞看他們行動緩慢,口齒不清地在那邊黃‧‧‧‧蘿蔔‧‧‧‧蹲‧‧‧‧黃‧‧‧‧我都

快斷氣了!但也挺好笑的。再仔細一看,贊助這節目的,居然是〝統一企業〞。不要懷疑,就是台

灣的統一。﹝因為他們的果汁多系列在大陸也賣的嚇嚇叫呢!﹞哇!沒想到三通還沒通,統一已經

領先去統一大陸的節目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朵莉絲 的頭像
朵莉絲

someday 有一天我會.....

朵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