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16:00北京東路也算滿熱鬧的,很多小商店,也有很多診所,我們走到最近的一家。醫生是

一個胖胖黑黑,又很像混到蘇聯人種的樣子的醫生。我一進去,差點不知道是不是該跟他說英文。

還好醫生先開口,問我是不是感冒了?﹝還好他是說普通話的!﹞我趕緊說,我喉嚨痛了好多天了

。他叫我「啊~~~」,我就「啊~~~」他看完我的喉嚨後說:「你真的很痛吧?」

「嗯!真的很痛!」

「你喉嚨發炎的很厲害!這樣吧!先給你開個消炎片和潤喉糖。吃完再不行的話,就來吊點滴!」

真要吊點滴,我會嚇死。所以我一定會照三餐吃藥的!

 

 

       一走出診所,我立刻開始吃潤喉糖。然後開始我們今天的敗家行動。首先,最重要的是‧‧‧

‧我‧們‧要‧買‧藏‧服。因為現在雖然還是陽光普照,但是晚上就會變的很冷。我已經受夠了

在青藏公路上,每天被凍的劈劈挫!所以今天一定要買衣服來穿。既然都到這裡了,當然是買套藏

服來穿穿囉!

 

「老闆,這套多少錢?」一時間,忘了用捲舌音講話。

「兩百。」老闆娘打量了我們倆一眼。

「兩百?太貴了吧?!這布料也不頂好的。」馬上改變戰術,挑起眉毛露出嫌惡的眼神,加重我的

捲舌音。﹝想當我是凱子ㄚ?別想!﹞

「你們打哪兒來?」老闆娘一聽我的捲舌音就問。

「我們倆打廣州來,我們那兒熱的要命,誰知道這裡這麼冷!」

「廣州來的啊!你們來這兒玩的ㄚ?放暑假嗎?」還以為我們是學生呢!

「是ㄚ,好不容易存到錢才能來這看看,算便宜點吧!」將計就計。

「行,你先挑挑看嘛!」

「諾,你拿那件給我看看~~~」

 

       我就在她店裡挑了一件夏天、一件冬天的藏服。也因為只有這家有賣冬天的藏服,我們才走進

來的。現在對他們來說是夏天嘛!所以沒有人在賣冬天的藏服。老闆娘一開始大概以為我們倆是外

國遊客,所以一套兩百。騙她說我們是廣東來的,最後的成交價居然是兩套一百六。這下瞭了吧?

!還好在火車上被人識破謊言後,我就告訴我自己,一定要自己想好怎麼回答這類的話。﹝真對不

起上帝!﹞

 

 

      之後我們轉進了一條菜市場。因為我們需要一根電湯匙。我們住的那棟別墅,是沒有熱水器的

。也沒有瓦斯爐。所以入夜之後,想喝熱水就麻煩了。所以我們要先買好電湯匙,這幾天起碼可以

煮水來用,泡麵也好,拿來擦身體也好。別忘了,那裡可沒有浴室呢!

 

 

      走入市場後,我開始摀著鼻子走。首先是因為市場裡人很多。你想想,那麼多一輩子不洗澡的

人全擠在一起,這還不夠臭嗎?這也就算了,市場裡又有很多賣肉的攤子,血淋淋的肉就這樣掛在

肉攤上,﹝犛牛肉特別紅,紅的像血。還特別腥!﹞所以又混合一點血腥味和犛牛味。再加上很多

很多的酥油攤。那些酥油一大塊一大塊的放在桌上。﹝分黃一點和白一點的!﹞也散發著可怕的濃

郁酥油味。再加上一些小攤子賣的是乾肉。例如一整個晒乾的羊頭,一條晒乾的羊腿‧‧‧‧他們

好像都沒有去腥味的處理。每次一經過,就聞到那種一點血腥加一點屍臭的那種味道。整個市場就

被這些可怕的味道給包住了。空氣都像被這些臭味搞的有點濃濃稠稠的。哇!真是非常人能忍受的

臭味ㄚ!每一次遇到人問我,嘿!西藏好不好玩ㄚ!我都只能不由自主的先說:很臭!不過,市場

裡除了賣他們特有的產物外,其他的東西還算齊全啦!青菜、水果的種類並沒有我想像中的少。本

來以為這麼偏遠的地方,應該沒有什麼青菜水果的。沒想到他們生活的還不錯嘛!這裡連香蕉都有

 

 

      我們在一家五金店裡買到了電湯匙,最小的也有70公分那麼長!﹝真是奇怪!﹞管它的,買到

就可以開始安心地逛街了。往市場裡頭走,有很多賣玉的、賣銀飾的、看得人心癢癢的。經過一個

小攤子時,本來還沒見到他賣什麼,但是我聞到一股~~~好香好香~~~的蛋糕味,香到令人忘

記這市場的濃稠臭味。我立即轉身問老闆怎麼賣?一斤四塊錢。我買了半斤。﹝我真愛吃蛋糕。﹞

兩塊錢人民幣,換來一袋香噴噴的小蛋糕。我拿到手後,也管不了這地方的臭味,立刻就吃起來了

。哇!外皮有些酥脆,但內部又鬆軟綿密,好吃的不得了。好吃得讓我捨不得一下子將它吃光,萬

一以後吃不到這麼好吃的小蛋糕怎麼辦?

 

 

       這個市場原來是通向大昭寺的廣場,也是八角街最熱鬧的地方。走出市場擁擠的小路後,來到

這裡真是豁然開朗,又何其壯觀!因為這廣場上,幾乎有幾百攤的小攤子在販賣紀念品。哇!簡直

是盛況空前,萬頭鑽動ㄚ!我不是個購物狂,甚至有點小氣。看到這種情形,都讓我覺得非得要買

點什麼不可。沒想到我才走到第一攤就破功了。那個攤子上,居然掛著我日思夜想的手鍊。﹝上次

在澳門看到,一條要賣葡幣138元,當時捨不得買,居然在這裡見到啦?!﹞這種手鍊是套著五根

手指頭,中間有很多寶石串聯著一直到手腕的部份,再由一條鈴鐺串扣起來的。五根手指的部份也

有鈴鐺。這種手鍊一戴上,不但會叮叮噹噹響,寶石的部份也很搶眼。我真是太喜愛它了。一口氣

把她攤子上唯一的三條都買了下來。顧攤子的女孩似乎很開心,送了我一個紅色的吊飾,還幫我把

它掛在我黑色的包包上,感覺很搭配呢!我覺得這個女孩的眼睛很大很漂亮,很像某個明星。但就

是想不出來是誰。

 

 

      一邊逛街一邊接到有人打電話來,問我們是不是去看天葬?對方看到我們的字條,想跟我們一

起去。我們約了他凌晨兩點在八朗學門口等。﹝嗯!有那個佈告欄,真的很方便吧!﹞接下來我還

買了項鍊、戒指、腰鍊、手鐲‧‧‧‧等等。討價還價的過程當然是一定要的啦!他開價Y$30,我

就開Y$20,他開價Y$50的,我就喊Y$35。其實都還是可以成交的。但是因為我是基督徒的關係,

我絕對不買一些法器做成的小飾品,所以這使得我能買的東西也變的比較少。因為他們有很多攤子

都是在賣法器的。也許一般人不像我這樣在意,所以也不一定注意到他買的其實是法器。例如一些

項鍊的墜子就是一種法器,或是手鐲上刻的藏文﹝可能是佛經裡的文字。﹞。還有一些衣服上的圖

案,有可能是代表佛家的意思的,我一律都不買。不過在買腰鍊的時候,因為我也是一次買兩條,

所以老闆娘送我一串佛珠,還直接套在我手上,我也只好收下了。不過回去後,我把它送給我朋友

了。

 

       八角街讓我們逛了很久很久。不只是因為這個廣場很大,而且連接廣場另一邊的路,一直延伸

下去,通通統稱為八角街。﹝搞半天,原來它是個地名,不是一條街的街名。﹞。所以穿過廣場走

到另一邊的小路,這邊則大多是賣衣服或是比較大一點的商品店。我們在這邊各買了條圍巾。朋友

還買了一件漂亮的外套﹝這外套很配那些藏服,連我也想買。但是等我拿出錢來,不知道為什麼,

我突然發現外套上的圖案,好像是佛家代表輪迴的法輪‧‧‧‧其他圖案看起來好像也有宗教意味

,所以我忍痛不買了。其實我也不是一個很虔誠的基督徒,我不愛去教會,不愛做禮拜。不過在這

時,我只是想做一些起碼我能做到的事。﹞,和一雙毛襪。才剛剛買完毛襪而已,朋友又看上了一

套藏袍。這種藏袍跟藏服不一樣,是那種肩膀可以脫下來的那種。熱的話脫一邊,袖子塞在腰間。

再熱一點就脫兩邊,一樣是塞在腰間,通常是男生才穿這樣的藏袍。可是這種藏袍很貴﹝因為朋友

看上的是冬天的藏袍。﹞。它的內裡都縫上動物的毛皮,例如貂毛、兔毛之類的。一看就很暖,可

是一問也快暈倒,Y$1,200一件。﹝這還是最便宜的勒!後來還有問到一件Y$4,000的。﹞。朋友

一直想買,我一直勸他不要買。我們倆就一直在賣藏袍的那幾攤走來走去,最後我終於下了決定,

好吧!算算看我們倆還剩多少錢,還夠的話就讓他買吧!糟糕,這下一算錢,才發現我們超支了很

多。因為在外頭數錢,沒辦法數得很仔細,現在天色也很暗了,先回去再說吧!至於藏袍‧‧‧‧

當然是想都別想囉!

 

 

      PM22:00我們回到馬老大的朋友家。回去前,還先去小店買了兩碗泡麵。﹝天ㄚ!從今天開始

,每餐只能吃泡麵了~~~﹞因為知道我們已經超支了,也不敢在外頭吃東西了。回到客廳後,我

們將所有東西放下,開始數錢。我剩下Y$1,500,朋友剩下Y$1,000左右。想到還要在這裡待上十

天,我們等於是連一毛錢都沒有了。回去的火車錢就要Y$1,358。馬老大算我們便宜點的話一人五

百,也要一千塊。在這裡住四天,說好要留四百塊給屋主的,待會去看天葬一人還要兩百。這下我

們根本回不了廣州了嘛!!慘了慘了~~~這十天就算不吃不喝也不夠。連看完天葬就回去也不夠

‧‧‧‧我們兩個‧‧‧‧死定了~~~死定了~~~朋友正在碎碎唸的時候,我卻一點也不緊張

。還在吃我的小蛋糕和吞我的消炎片。朋友看我一付無所謂的樣子,都快被我氣死了。我卻老神在

在的說:「明天去找個銀行換人民幣不就行了? 」因為我身上還有兩萬多的台幣。

「誰告訴你新台幣在這裡可以直接換人民幣的?」朋友很冷的說。

「吭?不行嗎?」

「當然不行。」

「那我們也可以拿信用卡到提款機預借現金ㄚ~~」

「你有預借現金的密碼嗎?」他一說完,我才想起來。

「糟糕,我這次只帶一張信用卡出門,就偏偏這張沒有!!」

「靠!現在急了吧?!」

「慘了慘了,大難臨頭了!!死定了,死定了!」等我突然領悟到,我們可能真的回不去的時候,

我才在那裡抱頭鼠竄,整個客廳亂跑加鬼叫!

「完了~~~死定了~~~待會看完天葬,叫他們也把我們倆切一切,給禿鷹吃好了!」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朋友用一張哭笑不得的臉對著我。

    好吧!冷靜一點,來想想解決的辦法好了‧‧‧‧「嗯!叫台灣的朋友換點人民幣,再用DHL

寄來?」

「靠~~~凸!」朋友比了一根中指。

「為什麼不行?他們不是使命必達嗎?」﹝sorry!後來我才想起,使命必達的是Fedex﹞

「你說呢?叫他送來西藏?!去你的!」

「那‧‧‧‧你現在叫救護車送我去醫院,再打電話給我的保險公司。叫他們立刻派一部直昇機來

,送我們回台灣?」

「你瘋啦?」

「那有‧‧‧‧你看!」我把旅遊保險單上,免費運送回國的字樣拿給朋友看!

「去你的,你少看了兩個字!「遺體」是遺體免費運送回國!!」靠!我真的看錯了!

「而且上面還有一個條文是:免費舉行國外葬禮!」朋友還加駐。

「靠!那我們來西藏不是虧大了?他們待會把我們切一切給禿鷹吃,連屍體都沒了,那我們就享受

不到,遺體免費運送回國這條啦!」早知道就不用買保險了。但是這下怎麼辦呢?弄不到人民幣,

我們倆真的麻煩大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朵莉絲 的頭像
朵莉絲

someday 有一天我會.....

朵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