貳零零柒的第一份大禮

 

走出超音波室

朋友也被我帶來的消息給嚇到了


我回到門診室和護士約開刀時間


護士問我要過年前開刀還是過年後開

我當然是選擇過年前啊

這個腫瘤已經是天天都會痛了

我還等到過完年做啥

 

你要過年前的話    那就明天下午來開刀

 

就這樣....我突然就變成明天就要開刀的人了....

 

 

 

確定我得要開刀以後

我決定要去香港茶水攤吃一頓我最愛的港式料理

萬一明天死在手術台上的話  起碼我今天有吃到法蘭西多士啊


然後我打了通電話給我媽

 

 

 

媽  妳去看一下我的保險單得腫瘤是賠多少

我媽愣了一下  妳問這個要幹麻

我剛剛去醫院檢查我有一顆腫瘤啊

吭  妳是說真的嗎

廢話  我騙妳幹嘛

是哪裡長腫瘤

胸部

  ( 她完全呆住  就只傻傻的喔了一聲 )

我明天要開刀喔

吭  明天  怎麼這麼快

醫生說這是小手術啦

休息都不用  隔天就可以上班了

  ( 再一次  我媽打擊太大了 )

好啦  趕快去幫我看保單  看是賠多少 讓我爽一下

我待會去看 ( 她聲音都快哭了 )

 

 

 

五分鐘後

 

 

 

媽  妳看了沒  是賠多少

妳沒去看  那妳剛剛都在幹嘛

我是在想  妳是胸部長腫瘤還是肺啊

五分鐘妳都在想這個

那妳幹嘛不打來問我

妳說妳會打來啊

吼~ 快去看保單啦

我已經夠衰了  我現在要知道我可以領多少

才會爽一點  知道嗎  快點去看

那妳到底是胸部長瘤還是肺部

胸部胸部啦  就是乳癌啦

為什麼不是肺部

妳現在是怎樣  比較希望我得肺癌嗎

( 現在知道我怎麼會長成這樣了吧!我媽也是脫線一族。)

不是啊  妳怎麼會胸部長瘤

我哪知啊  

那是良性的還是惡性的

現在就是要開刀割下來化驗才知道

割下來?那胸部就沒了喔?

吼~只有割腫瘤啦~誰沒事把胸部通通割掉的

( 不行  我一定要打破她腦中的小漩渦 )

總之我等會再打一次電話

妳趕快去幫我看啦

 

 

 

 

 

後來我再打給我媽

她似乎平靜了點

就只是告訴我保單她看不懂

要問業務員才知道

只是跟我對話的聲音裡

有嗚咽的感覺

 

 

 

 

 

吃完飯後回到公司

所有人又再嚇了一跳

因為隔一天就要開刀  好像會給人很嚴重的感覺

 

 

 

 

 

這一天我在公司可是老大呢

有人大聲一點叫我  我就會說你再叫  

再叫  我就死給你看

叫我搬機器  我死給你看喔

叫我換飲水機的水  我死給你看喔

說我壞話  嘲笑我  我死給你看喔

哇~這招還滿爆笑的

 

 

 

 

 

回到公司開始工作以後

我也就慢慢忘記要開刀的害怕了

明天要開刀的這件事

就像是明天要去赴一個約會那樣簡單

 

 

 

 

 

一直到了要下班的時候

電話才蜂擁而至

所有親戚朋友都打電話來了

叫我要加油啦不要怕啦

布拉布拉等等的

我這才知道我媽大概是到處打電話哭訴我要開刀這件事吧

我被他們"關心"的電話搞的我都緊張了起來

本來想著這是個小手術

連醫生都說不用休息不用禁食

我也當作就是個小事了

但是人真的是不能被安慰的一種動物耶

安慰安慰著我反而越來越害怕

好像我真的就會死在手術台上

 

 

 

 

 

晚上的我  竟然抱著棉被默默的留著淚

心裡想著  我到底是哪裡不對了

平常吃太油嗎

生活作息不正常嗎

為什麼我會長這個瘤呢

胸部又沒有多大

還要開個刀拿東西出來

我怎麼這麼衰啊

 

 

 

 

 

隔天下午

我一個人去了醫院

開刀房在八樓

我走進人滿滿的電梯裡

心裡想著  真好  好多人陪我

但是到七樓之前

大家都跑光了

我對著空蕩蕩的電梯說

就沒有一個人跟我一樣要去八樓的嗎

沒義氣

 

 

 

 

 

護士依照程序的要我換衣服在我手上綁上開刀的手繩

然後帶我進去開刀房

那還真的是一張冰冷冷的檯子

我躺上去後

護士還在附近聽著廣播聊著天

等到醫生來之後

醫生再次為我說明病況

而且這個醫生不是門診的那位

他提出了一個新的方案

他告訴我這個刀不一定需要開

依他看超音波的狀況來說

這種瘤百分之七十都是良性的

我可以選擇吃藥控制就好

讓我考慮考慮..........

 

 

 

 

 

所以我說  一個人真的很需要了解自己啊

我知道如果選擇吃藥的話

我應該三天捕魚三十天晒網吧

尤其是我開完刀之後到現在

沒日沒夜的加班

好加在我選擇了開刀

不然這顆腫瘤留到現在大概早就變惡性的了吧

 

 

 

 

 

我選擇開刀之後

醫生跟我保證  這手術真的很簡單

他一定盡快讓我的不舒服結束

 

 

 

 

 

於是護士幫我蓋上手術用的那種綠色的布幕

一整個連頭都蓋住  只露出個左胸

醫生開始幫我打麻藥

然後請護士把"傢私"全都排滿在我身上

等了兩三分鐘  醫生就開始"動刀"了

 

 

 

 

 

因為只有局部麻醉  所以我的神智很清醒

我還可以聽聽護士們的廣播聲

聽著聽著我開始有種拉扯感了

醫生適時的告訴我說有些拉扯感是正常的

因為其他沒有麻醉的地方會有感覺的

不過如果我有一種被"針"刺到的感覺的話

就要告訴他

我喔了一聲  代表我知道了

我一直試圖專心的聽聽廣播

但是胸部傳來的拉扯感

以及醫生每用完一樣工具之後就往我臉上一丟的感覺

不斷的打擾著我

我好想告訴他

我是躺在這裡沒錯

但我還沒死耶

東西往我臉上丟的感覺好像我現在是大體解剖一樣

 

 

 

 

 

然後我突然的就覺得 --- 我被針刺到啦~

哇靠~痛的我叫出來

醫生說  你會痛嗎

我隔著我的死人布幕告訴他  

我覺得被針刺到了

 

那我加點麻藥好了

 

然後我又被打了兩針

 

再等一會兒  手術繼續

我默默的在我的死人布幕下留下了兩滴淚

是真的  因為我突然怕了起來

那種不能自己控制身體的感覺好糟喔

如果他麻藥打的不夠多的話

我不知道他幾時下的那一刀就會痛了

我儘量的叫自己聽聽廣播的音樂

不要管那個胸部的拉扯感了

 

後來四十分鐘裡的手術過程

我一共加了三次麻藥

其中有一次我已經不是感覺有針刺到我

我覺得醫生是拿火燒過的手術刀在割我的肉

我連大叫了三次

醫生才停下問我會痛嗎

但他已經連割了三刀了

我嚇的渾身都發抖

 

為什麼沒有人麻醉腦袋的呢

早知道這樣

麻醉胸部幹嘛

一拳打暈我  我還比較感謝勒

 

不過謝天謝地

我的手術還是"順利"地結束了

 

剩下的就是等一個星期後化驗看報告了

 

 

從開完刀到去醫院看報告

我的心情已經經過七天的調整

我幾乎已經覺得不可能是惡性腫瘤了

以我這麼一個開朗的個性

惡性腫瘤怎麼可能在我身上待的住呢

所以我帶著輕鬆的心情去醫院看報告

 

果然~ 是良性的  就是纖維腺瘤

醫生說沒事了

也沒打算多說什麼

我追問醫生  這是怎樣的人才容易得啊

醫生笑笑的跟我說  病人每次問這個

他們當然會告訴病人

不要熬夜

少吃刺激性的食物

不要抽菸不要喝酒....布拉布拉一大堆的

但是  我老實說

就算你這些都做到了

也是有可能會得啦

這是體質的關係

會長就是會長

不會長的人  就是不會長

你現在割掉腫瘤  不代表你就不會再長喔

以後你每年要做一次追蹤檢查

 

我聽了臉都歪了

那意思就是....我比較衰囉?

醫生不好意思的點點頭說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啦

 

 

(  完  )

 

PS 就這樣完啦?

不然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朵莉絲 的頭像
朵莉絲

someday 有一天我會.....

朵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