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8日

     大約是AM7:00左右,我已經醒來了,大叔和朋友還在睡,所以我小聲的開了電視,無意識的

盯著電視看‧‧‧‧不知道多久之後,我又睡著了。再次醒來,大叔已經不見了,朋友還在睡,我

又繼續看著電視。大概九點多吧!大叔從外頭回來,一開門就對我們叫道:小姑娘,快起床囉!我

已經醒了,所以先去刷牙洗臉,朋友還在賴床。

 

 

      到達班禪新宮時已經十點多了,我很驚訝這裡的僻靜,而且這座「班禪新宮」真是小的不得了

,一眼就望盡了。我想,班禪混的真爛,達賴的宮殿那麼大,他的居然這麼小。可是呢,小歸小,

進去還是要收錢的。付了Y$15後,我們才能進入參觀。這座「班禪新宮」的內部,跟布達拉宮差別

很大,裡頭不像是廟,反而像是有錢人的別墅。一進大門,首先見到的是一條豪華的樓梯,由一樓

延伸至二樓,大廳挑高至二樓,所以二樓根本就是個樓中樓。而我,居然在他的大廳裡見到了‧‧

‧‧我的最愛‧‧‧‧夢幻水晶燈,還非常大,水晶燈上的吊飾還鑲金鑲銀呢!大廳的牆上,則掛

著許多美麗的壁燈。所有的牆都是以橘色為底,但是牆上依舊有很多雲啊、龍啊、蓮花之類的圖案

。有一位喇嘛在裡頭走動,不過他沒理我們,我們也就逕行參觀了。

 

 

      到底是在那一樓,是在樓梯的左邊還是右邊,我已經記不得了。但是我記得我們參觀了班禪的

臥室、書房,還有接待其他官員的會議室。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書房,他有一張辦公桌耶!上頭有

檯燈,還有一本翻開來的書。另外,桌子的後面還有一個深色木頭製的書櫃,書櫃還有玻璃門。木

質地板和高級地毯,精美鋁窗上頭還有流蘇窗簾,天花版有現代藝術日光燈。這個房間真是我在拉

薩地區見到過最西化的房間了。不過我們不能靠過去看他桌上那本書是什麼,有些可惜。我的腦子

裡浮現了班禪半夜在看書的樣子,一個小喇嘛跑來通報,說有人來抓他,所以他匆忙的抓了一點行

李就連夜逃亡去了,桌上翻看到一半的書,從此孤伶伶躺在那兒,等著主人回來。我對那本書的想

像,其實有著深深的感慨,雖然我不是佛教徒,不過達賴和班禪兩個都這樣流亡在外,不知何年何

月才能再回來,也令我感到唏噓,其實他們對藏族的幫助,是很值得人敬佩的。雖然我和他們的宗

教立場不同,但是該讚揚人家的地方,就該讚揚人家。

 

 

      三樓有一個房間,裡頭有一尊班禪 X世的雕像,挺大一座的,他的脖子上也是掛滿了哈達。我

們進入這間參觀時,才遇到其他來參觀的人,但都是藏民,是一家大小吧?他們一進來,就對著班

禪的雕像磕頭行禮,獻上哈達,繞著班禪的神像轉圈‧‧‧‧我默默地看著他們做著這些動作,明

瞭到我們之間的不同。

 

 

      走出班禪新宮大約也才距離我們進去時,差個三十分鐘吧!不只是因為它小,還因為裡頭有好

多房間是不開放參觀的,所以我們很快就逛完了。外頭有個小庭園,裡頭開了些小花,所以我們停

下來照相。大叔看到某顆樹上結了很多顆小果子,叫我們一起來看看。他給我們介紹這種果子叫「

沙果」,味道和蘋果很像,根本就是小蘋果。所以他在大陸走跳這麼多年,最喜歡的就是買沙果來

吃,七、八個才一塊錢,多便宜啊!

 

 

     走出宮外,我們也不知道去那裡,就請計程車司機帶我們去熱鬧的地方。但是呢,我們才剛要

離開這個偏僻的地方,開了不到兩分鐘,路就被封了。在一個十字路口前,有個軍人拿著小旗幟,

阻止我們往前開,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司機大哥想掉頭再走別的小路,沒想到再走到另一條十字

路口,也被封住了。總之,這一帶的每個路口通通被封了,這下只得耐心等待了。司機下車去問附

近的居民到底是什麼事?回來後跟我們說,原來有位大官要來巡視,所以路得先讓他用。問他是誰

要來,他說:聽說是江澤民吧?哇!他要來喔?我有點懷疑,江澤民怎麼會來這裡視察呢?這裡這

麼偏僻。

 

 

      在車上整整等了起碼有二十分鐘,才得以放行。在最後的幾分鐘內,不斷地有軍用車經過我們

面前。如果來視察的真是江澤民的話,那麼,他剛剛跟我擦身而過耶!我們之間的距離差不到二十

公尺呢!雖然這沒啥好開心的,但總有某種奇妙的化學作用在我心裡蘊釀。

 

 

      我們來到日喀則最大的市集,雖然比不上八角街的規模,但卻是我在日喀則見到過最熱鬧的地

方了。我們三個就進去逛逛囉!賣飾品的攤販上賣的東西,跟八角街的攤販賣的東西都差不多,不

過這裡除了賣飾品以外,還結合了一些賣肉的攤販,所以不斷地傳來肉品的腥味。我在這裡買了一

對銀湯匙,打算送朋友,其他的就沒多買了。大叔跟我們小姑娘的喜好不同,所以早就不知道走到

哪兒去了,可是我們卻很有默契的在市場的入口等待。市場的入口,有人拉著馬匹,馬兒拖著滿載

著水果的貨車跟著主人來市集賣水果,這種感覺還真純樸,好像在古裝劇裡才見的到的景象。

 

 

      大叔跟我們會合後,我們又坐上計程車回旅館。司機繞來繞去之後,停在靠近札十倫布寺的附

近,轉頭跟我們說,回珠峰賓館的路被封了,他開不過去,叫我們順著前面那條路走一段就到了。

我們下車後才發現札十倫布寺就近在眼前,大叔問我們要不要進去?我望了一望,我的媽媽咪呀~

這座札十倫布寺還不是普通的大耶~真的是一眼看不完。從左到右,由近而遠,連綿不絕的一座座

藏式宮殿,像是企圖要以建築物來佔領日喀則的土地似的盤據在這高低起伏的山坡上。可是也因為

它看起來太大了,我們三個都沒興趣參觀。所以我們可能是唯「三」的旅客,來到日喀則居然不進

去參觀的「白來一趟」的笨蛋旅客吧?﹝回台灣後,我才知道扎十倫布寺是班禪的宮殿。本來還以

為班禪混的很爛,原來他跟達賴是可以分庭抗禮的啊!﹞

 

 

      我們照著司機給我們指的方向,走進一條小路。路樹極高又直,但是枝葉長的像火舌那樣囂燄

,將整條小路包圍起來,只容一絲絲的陽光透進來,使得我們不用在大中午的被離高原很近的太陽

給直接烤熟。有兩三個小孩不知道從那裡冒出來,拼命的對我乞討。奇怪了,我長得像是會給錢的

樣子嗎?他們真是找錯人了。但朋友和大叔很有默契的加快腳步過街走到另一邊,留下我一個人面

對三個髒兮兮的小孩。我對他們說我沒有零錢,請他們走吧!但是他們不肯。看起來像哥哥的小孩

帶著兩個弟妹就這樣跟著我一邊走,一邊伸手對我說著給我錢,給我錢‧‧‧‧他也沒說什麼他們

很可憐,沒飯吃,或是什麼可以說服我的理由來要我給他錢。他就是擺明了我不給錢,他就會一直

纏著我的樣子。最後我受不了他那隻髒手一直拉我的衣服,只好從皮包裡拿出唯一的零錢──一張

兩角的鈔票,打算敷衍了事。哪知道男孩拿了錢還不肯走,我說我已經給你啦,你走吧!他居然對

我說不夠,眼睛還瞄了一下旁邊兩個小的。意示我他們三個人才兩角,怎麼夠?我沒辦法,我可是

違反了我自己絕對不給錢的想法,把唯一的零錢給他們了。我有些生氣,加快腳步走往朋友的那一

邊去,小孩見我加快腳步也就放過我了。

 

 

      這條路的兩旁,建築物有一搭沒一搭地出現。從沒有建築物的路樹空隙中看出去,只是無盡的

草原。遠遠的地方才見的到又有房子,我真懷疑這條路真能通到珠峰賓館嗎?這裡的氣氛跟那裡的

氣氛差了很多耶!但是司機說這條路一直走,走過兩個路口再右轉就會到珠峰賓館的那條路了,我

們也就試試再說了。我見到路上一棟藏式房屋挺漂亮的,於是拿起相機照了下來,也在路中間照了

一張照片。

 

 

     走到第二個路口時,已經走了20分鐘了,我們三個都很累,卻覺得這第二個路口很眼熟,但絕

不是通往珠峰賓館的路。大叔問問正路過的藏人,那人說這裡哪能通到我們飯店啊?差的遠勒~叫

我們走橫向的小路彎出去叫車吧!我們居然被剛剛的司機騙了,我看他可能根本不知道路,就這樣

唬弄我們,真沒良心,害我們走那麼多路。

 

 

      走出去叫車之後,大叔問我們要不要吃飯,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答要,於是大叔請司機帶我

們到珠鋒飯店附近有名的麵店吃飯。車子繞出這附近時,我發現我們剛剛居然是在班禪新宮附近的

小路上走,那個司機真可惡耶!還好,現在這位司機人比較好,先帶我們經過珠峰賓館,再沿途

跟我們說他現在帶我們去的麵店在哪兒,讓我們回來時可以記得路,而且他介紹的麵店看起來乾淨

舒爽,我們三個都很滿意。

 

 

      這家蘭州拉麵王好像真的算有名的,因為它還有好幾家分店呢!我們選了一種套餐式的點法,

一人十塊錢,可以叫一碗麵加兩個小菜還有一碗湯,所以我們可以叫三種麵加六種小菜和三碗湯。

我們三個還可以分給對方吃一些,所以這頓飯吃的不錯。加上店裡還有電視,另一桌客人正在看「

北京人在紐約」,這部戲大概十年前就在台灣播過了,當時的我還在唸書,所以沒辦法常看。但是

我當時就注意到這部戲,很想把它看一遍呢!

 

 

      吃飽飯,我們散步走回珠峰賓館。我已經忘了他們兩個下午都做什麼去了,當然是因為我又睡

著了,等我醒來又是下午七點左右了。朋友在看電視,大叔出門了,朋友見我醒來,對我說:「你

捨得起床了喔?睡了整個下午,跟豬一樣。」

我笑笑說:「不睡要幹嘛?這裡不好玩嘛!」

「你晚上想吃什麼?」

「剛睡醒哪想吃東西啊?」

「現在不出去買的話,八點看情深深雨濛濛你就不要喊餓喔!」

「對喔!差點忘了!那你要吃什麼?」

「我想去昨天那個夜市買點烤的回來吃。」

 

 

    為了不擔誤時間,我們很快的出了門,叫了車,直達夜市門口。一進入夜市,迎接我們的,是

一群包圍住我們的小孩。還有什麼呢?當然是來要錢的。好像我們遊客就是該負責給錢一樣的自然

,他們撲上來,我們掏腰包。我叫著我沒零錢了,朋友竟拿出兩塊給那個帶頭的小鬼。一拿到錢,

小孩們立刻跑掉。我笑朋友嘴巴很厲害,罵小曼時說的那些劈哩啪啦的,這會兒正好可以全用來罵

他自己了。兩塊耶!出手也真大方。

    朋友首先在某一家小攤子叫了烤雞腿,基於我們台灣人的本性,我們跟她說,等會兒再來拿。

但是我們沒想到這裡可能不流行「等會再來拿」的買賣行為,所以沒顧到老闆娘很懷疑的眼光,又

自顧自的走開了。接著朋友逛著他喜愛的燒烤,選定了一家,給他叫了好幾樣東西,老闆請我們在

他的「店裡」坐一下,雖然是用棚子搭起來的小地方,但是五臟俱全呢!靠著棚子的邊緣搭了三張

桌子和三張長形的椅子,四方形的棚子正好一邊是入口和擺攤的地方,其他三邊就是桌椅。其中一

張桌上還擺了泡茶的工具呢!我們坐下來,老闆娘也給我們倒了茶水。這時又有一個小孩衝進來,

立刻又對著我們猛討錢。我心想,該不會是剛剛那群小孩跟他「呷好道相報」的吧?我們被討錢的

機率太高了吧?咦~這小孩怎麼有點眼熟?我仔細瞧了一下他一直點頭加上一張不停唸咒的嘴巴‧

‧‧‧我大叫:「喂!你看清楚點,我們剛剛才給了你兩塊耶!」他突然停了一下,看看我們倆,

大約停了有三秒‧‧‧‧然後就當做沒聽見我的話,或是將錯就錯豁出去似的,又繼續對著我們唸

咒‧‧‧‧我快氣炸了。他當我們倆是笨蛋嗎?我也不顧小孩的面子,對著朋友就說了:「你看吧

!給他們錢有什麼用?不用兩分鐘,連你的臉都不記得了。」老闆瞄見小孩,立刻邊走來邊大聲叫

他出去,別在這裡騷擾我們,小孩才猛地跑了出去。老闆客氣的對我們說不好意思後,繼續幫我們

燒烤食物。這時我發現剛剛買雞腿的那家老闆娘,偷偷跑來看我們在哪裡。她見到我們坐在這裡頭

後,又趕緊回去烤雞腿了。我想她怕我們不見了吧?買好燒烤,回去拿了雞腿。我自己買了水煮玉

米以後,我們又趕回去看電視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朵莉絲 的頭像
朵莉絲

someday 有一天我會.....

朵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